关于危机、全球化、人口以及解决问题的方式

人类、社会全球化全球危机
2011年5月18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关于全球化、人口问题、世界危机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我自己不会想出这一点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在隐藏的状态中,怎样把自己的自私的愿望变为光亮的、利他的?
答案:首先,光隐藏自己,而借助这些隐藏,人学习怎样对光而言隐藏自己(自己的利己主义),而自己升到它之上——向往光。这就意味着,“隐藏的”屏幕变为“显露的”。但它显露什么?我给予的程度!
光到来并影响到我的心里之点、破碎屏幕中的火花。在这光中我开始逐渐地发现建立屏幕的必要性。我确实愿意达到给予——要看我的愿望是多么真实。毕竟我们的改正过程总从“lo lishma”、从利己主义开始,而随后走到“lishma”、给予。
如果我暂时没发生改正并处在“lo lishma”中,那么我就不能请求真正的给予、“lishma”, 就像小孩不能请求变为大人,如果他不知道作为大人意味着什么。但他必须根据他的水平付出努力,而那时最高之光将会为他完成这变化——根据阶段的顺序。虽然这请求不是百分之百地真。
阶段之间有天壤之别,而我不能从第30个阶段上请求某种什么,如果我不处在第29个阶段上。但在我的29个阶段上,我渴求达到30个阶段,而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不处在那里而且不清楚它是怎样的?
如果我对下一个、第30个阶段的AHAP而言取消自己(阶段的底部,它被降临到我内部里),那这就足以获得那全部的阶段。毕竟更高阶段降临到我内部的AHAP根据我愿望的强烈程度、“aviyut”而为我照耀着。而如果我为了它相对于更高阶段的AHAP(其黑暗,为我照耀的其给予)而言取消自己——这就足够了。
我因为其崇高的给予而憎恨更高的阶段,并且不能为它辩解,但环境为我提供这样做的力量,为我灌输对它而言取消自己的重要性。借助这力量我取消自己并贴上它,就像精子贴上子母亲的子宫壁那样。
环境把我提升到更高的阶段上,劝说我它有多么重要。环境可以变得比我的本质都强烈,环境甚至现在借助广告迫使我购买几千个我不需要的东西。环境改变我的价值观,而根据它们,最高之光影响到我。我一次次地从环境那里获得愿望,并对那些永远都不会缺乏的货物产生需求。我自己连想都不会想去对更高阶段的AHAP而言取消自己……

来自2011年5月1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总是照耀,到处照耀!

光辉之书

问题:我应该对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要求什么?
答案:一切!改正——直到达到了最终的状态(Gmar Tikun)。这光不只是把我们从我们的状态返回到精神的领域而已。在任何阶段上,无论我们处在哪里,我们总会有内在的光,也有来自下一个状态的环绕之光,后者暂时环绕着我,却并不能“穿”在里面,因为缺乏屏幕。于是我总是追求它,以让它改正我,而随后在我的内部里“穿上”它。

来自2011年5月1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创造者的兄弟们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Mishpatim》章节,第511条,创造者说道:“你们将会成为我的圣洁的民族”——于是以色列有权利被称作创造者的“兄弟们”,也就是所说的“为了我的兄弟和亲人”。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试图把所有一切当作似乎是在一个人内部里发生的,而这人试图与环境团结,并在我与他人的关系之中找到给予的品质。
只有人渴求通过环境发现给予的品质(它从人那儿指向他人),这才会发生,并会被称为人发现的创造者的形象。
那时这个人被称为“以色列”,而为他显露的给予的品质(这品质从他那儿走到他人那儿)被称作“创造者”——即人与亲人之间建立的形象(创造这/Bo Re指的是“来和看到”)。

来自2011年5月1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