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世界有其规律

精神工作问答

问题:怎样对待物质的问题?
答案:物质的、精神的问题都从一个源泉那里来到我们这儿——毕竟“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要把一切事情当作一个整体。
但在物质世界中存在其额外的规律。而如果我们暂时看到物质,那么必须克服所有那些问题,并根据在这个世界和在人类社会中所接受的规则去处理它们。毕竟这些规律也是未改正的后果,于是我们必须遵守它们。
倘若我生活在人类社区,那么不管我是多大的卡巴拉学家,我在这个社会中必须按照其规则去行动 。我们都必须遵守它们,即使它们与精神领域无关——不允许忽视它们。比方说,如果有人打算杀死我,我必须保护自己并抵抗那个人。

来自2011年5月1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超越所有障碍和隐蔽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仅仅追求团结是足够的?
答案:不够。Baal Sulam在 《对TES的前言》中,在第155条中写道:追求显露,渴求发现,追求认识到所研读的内容的人,为自己吸引环绕他灵魂的光。光按照人的渴求到来。
“渴求认识到”意味着我渴求在我内部完成Tora中描写的动作。Tora是指引,该怎么行动的指导、引导 (Tora来自oraa/指导和or/光这两词),本书告诉我怎样借助光(当我从事该指导学习时光影响到我)能够改正自己。
在阅读本指导之时,我试图在自己内部认识到其中谈到的那些状态。该文字是以特别的方式写成的:用世俗的语言描写精神世界,以便通过所有隐蔽我们开始渴求认识到、看到它想告诉我们的内容,以及在我们内部里存在的品质和愿望是什么。
我必须发现它们,认识到它们!我想要实际地与它们工作!我想要光、更高的力量把我升到我的享乐愿望之上,以及我能够与这物质工作,而不被约束在物质之中,以及甚至在感觉不到这一点的情况下仍然认同自己与自己的物质。
我想要分离我的物质,从侧面来看它,那时我就会试图用它来建立这种或那种形式,就像小孩用积木搭建塔那样。我可以观察和了解我正在发生什么。我已经有力量去与我的非生命的物质工作。随后我会获得力量,在享乐愿望的植物的层面上工作,然后在动物的层面上,直到把自己重造为人。为了实现这一切,我需要上到更高的光的阶段。
但就这样我们进步:追求和渴求理解怎样去工作。这是必须要的追求——发现我该怎样在我内部里发现这些内在的品质,并与它们工作。我想变成我的动作的主人——在取决于我的那个层面上。我似乎是在安排好我的所有愿望,而随后告诉创造者:“现在把它们团结起来吧,改正吧!”
但我要为了改正而准备好它们,似乎是与它们连接,但当光到来并改正了它们——这才会发生。这一意味着我在请求,而创造者去完成,我要求,而它去实现。我们和它是伙伴。
于是我们必须追求理解Tora/光辉之书。但光开始影响我之后,我达到这种状态:我看到、理解和感受到所描述的那一切。

来自2011年5月1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祈祷和感谢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Rabash的第25封信:“总要走上两条道路,而一条相反于第二条:怀着缺陷的感受和完美的感受,即祈祷和感。”
主要是要获得正确的愿望。我们从微小的火花开始,我们不那么清楚我们所想要的是什么。我们被带到某种研究卡巴拉的地方,而我们还不了解那里所学的是什么,而且为什么需要试图把这当作我自己的。但逐渐地,借助许多清楚的和不清楚的动作我们慢慢开始获得某种理解、感受、知识和我们对这一切的态度,进而我们懂得:我们是谁,我们被要求什么,我们出自哪里,我们经过的过程是怎样的。
就这样,从非意识的状态,从不知道和不懂的,从没有意识的本能的追求,我们渐渐地走到那种我们清楚得越来越多的细节、其原因和必要性的状态。我们已经可以去进行分别:对自己而言这有多么重要,而在阅读书籍之时,我们试图在自己内部里发现并搞清楚所读到的内容——这些概念(总体上看起来像是某种人为的、不现实的概念——给予、接受、给予创造者的愿望)是否处于我们内部。我们却不理解,所谈的爱和与朋友们的关系究竟如何。
而唯一要依靠的是返回到根源的光。在精神道路上,所有变化 (从最初,即从心里之点起)都是借助光而发生的。而如果人认为能够完成某种其他事情或者以某种其他方式进步,那这就是巨大的错误,后者能够在道路上阻止人或者完全让他偏离道路。
所以需要尽量清楚地为自己发现与团队的关系:我多么不能建立这关系,多么不需要它甚至忘记,毕竟总体上我很不舒服去考虑这一点,这拒绝我。我们需要为自己弄清楚这些消极的事情,但不要沉浸在它们之中,而每次,当这种事情被揭露了,要上到它之上。甚至如果我不能真正地克服这种反感和为了在工作时利用它——这也不可怕。主要是在一段时间内感到它——并不停止,继续走。
在这种我的前进的努力之中,不顾反感、拒绝和不舒服的感觉,已经具有了某种请求、祈祷——后者为我吸引环绕之光。在光的影响下我的憎恨变得更具体,而我开始更加了解我所不能接受的和憎恨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会这样。也就是,我开始认识到我的本质。
实际上,我们总是对某种力量(所谓的最高之光)而言来研究我们自己。我们研究的不是光本身,而是在这光的背景下的我们自己,我们感到的不是光,而是我们对光的相反,以及根据这程度我们为祈祷、请求做出准备。毕竟我们需要改正我们内部的缺点,上到它们之上,不管它们前进。所以,我们对光的要求变得越来越特定和有方向。
就这样光完成其角色并在我们内部揭露出自私的愿望、“邪恶的基础”。我本来就感到了愿望,只不过不知道它是邪恶的——就这一点我需要意识到。而光会展示出这一切,它(质量上的和数量上的)滋长我们的愿望并这样让我们前进。

来自2011年5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