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的红绿灯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痛苦是直接还是间接地指出需要改正的地方?
答案:我们要试图准确地发现引起痛苦的地方——这就是创造者所想要我们去做的。如果到来某种不符合对亲近人爱的想法、愿望和意图,我必须立刻感到在我们内部里亮起的红灯!
存在一些想法、愿望、意图当这个指示灯变红,随后就会慢慢变红,进而变得就像真正的警报。一切都取决于具体情况。
我要这样去对待:怀着爱去对待任何事情,而如果稍微有所偏差,红灯就会亮起。那时我会在我面前看到一种充满红灯的场面。
我理解并意识到这其实是我的真正的状态,我阻止自己,并想要把红灯变为绿灯。我寻找方法去完成这一点,并这样开始与创造者工作。他在我内部里亮起红灯,而我把它变为绿灯。我试图实现这一转折并寻找:灯为什么是红的,怎样去改变它?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来自2011年5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精神工作问答

问题:我没有明白,胜利的痛苦怎样能产生祈祷并帮助我达到精神领域?难道物质的痛苦与精神世界有关系吗?
答案:胜利的痛苦与精神领域没有关系。你所谈的痛苦是什么——腿疼?如果腿在疼,那么去看医生。而卡巴拉所谈的是对亲近人的态度——只有按照这一点我们来检查自己:我们是多么正常。
在物质世界上,我们在根本上为什么会遭受某种与精神道路上无关的痛苦?那是因为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痛苦软化身体(利己主义)。”并让我们接近这些问题:“我们为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吃苦?”“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这样,逐渐地,人接近关于实质的问题。
但这可不意味着,如果我的腿疼,我需要一下子去想创造者。首先我要去看医生并治愈好。但如果我感到,在我内部里出现对朋友们和团队而言的不满,那么这就是问题,要怀着它去联系创造者。
换言之,一些痛苦经过“肉体”并以某种间接的方式让我们朝向目标前进,毕竟我们看到,我们的身体和人生是多么短暂和卑微,而且我是多么虚弱,多么取决于这疼痛。也有另一些痛苦,后者为我展示,我与目标是多么相悖。而在这里我已经需要另一位老师——不是耳鼻喉科的医生,而是所有医生中的主任医师、破碎的心的治愈者。
毕竟我的心、我的愿望被破碎!我们的灵魂是被粉碎的,而它正好需要改正。
关于任何方面的我们对创造者(上帝)的呼吁都来自我们与它的关系的自私的理解——为了我们的好处,而不是为了我们的改正。于是人们总是相信善将会到来,不过每次都会发生相反的事情。但就像盲目的人看不见结果并不感到失望那样,因为利己主义不让人为了自己停止工作……
唉,一旦睁开了眼睛并看到了:没有老天,只有一个无情的自然规律,后者会让我们变得与它相同——不顾自己变成良好的。

来自2011年5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