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的时期

新手经常与障碍战斗,并试图排除它们。他暂时还不懂,一切都来自“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并把障碍当作普通的意外和生活中的不幸。他通过这些障碍还不能与创造者相连接。于是在它的利己主义中拒绝它们,并生他人的气,以及渴求为自己安排平静的、丰富的生命——就像在这个世界中普通的没有感到与创造者关系的人所习惯的那样。这是最初的我们工作的步骤。
但人付出了努力,以便进入团队、与老师和书籍相连接之后,光开始越来越强地影响到他。即使人感觉不到这一点,但他感到了变化。毕竟他已经开始注意到他的控制的力量、与所有事件发生的原因的关系,后者处在自然的某种地方、在他内部里,并在他内心里唤醒愿望和思想。在他内部里存在某种进行控制的元素,而人开始与它建立关系,并试图理解,它是为什么、怀着什么目标去做这一切,而且他应该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人生活了很长时间,直到感觉到所有事情是由某种内在原因引起的,是由创造者发送的。那时他意识到,真的要在团队中、在传播和研读方面上付出许多努力,以尽快渡过这隐蔽的时期。
当人已经不再忘记一切都来自内在的唤醒他和为他支持方向的力量之时,他的工作就会变得越来越有意识、准确和实际。这样人逐渐地积累足够的愿望以发现那个在他周围安排所有一切的对象,以让那个隐藏的关系最终出现。
但在这之后还有工作,直到改正过程的结束那一刻它都借助障碍而发生。问题就是,人有多快来分别它们并把它们当作为了建立关系和为了与创造者融合的助力。
毕竟光照耀我们的未改正的愿望,一次一次地揭露出其更深的层次,而这就是唯一的导致痛苦的事情。但疼痛是疾病的、揭露出的利己主义的、需要改正的地方的“症状”!正是那个时候我们有机会做出改正,并把我们自己和全部的世界向功德的天平倾斜。
于是要跟自己工作,以辩解任何状态,后者会变得越来越敏感、能感到和越来越急躁。人越进步就会越多、越深地发现所有障碍和越来越敏感的打击。但在这同时,他能获得经验,并已经理解在发生什么。虽然正义者也会降落并变成“犯罪者”,以便重新上升并变为正义者。

来自2011年5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