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无法达到它

精神世界机构

《Talmud Eser Sefirot》,第一部,第五条:“在限制之前它和它的名字是同一的……
其团结如此美妙和崇高,以至于接近它的天使无法达到其无止境,并没有创造能够理解它的理智,因为其中没有地方、没有限制、没有名称”。
“它”指的是更高之光,而“它的名字”指的是处在那里的享乐的愿望。在那里,在无止境中,它和它的名字是同一的,以及怎么也分不了地方、愿望,就像在上面所说的那样,于是被创造的理智无法达到它,因为没有容器/愿望就无法达到光。”

无止境世界与所有其他处在它之下的世界不同,因为其中没有名字、边境和数字。而所谈的是理解而不是理解的缺乏!谁上到了“无止境”的状态,谁的开始感知现实的方式就不受任何限制。
存在无止境的世界,从它往下,根据“线”(光之线)分散所有世界(Adam Kadmon (AK) 、Acilut、Briya、Yecira和Asiya(ABYA)),而在所有世界最后面有“这个世界”。在无止境的世界里没有边境,那是因为一切都是彻底改正的,于是没有任何限制。这个世界也有点像无止境,因为在其中也没有边境:它是如此腐败,以至于一切都是允许的……

如果我们谈的是理解,那么在所有低于无止境世界的世界中,我们在边境、限制和两个相反中(善恶、光黑等)来感知一切。升到无止境世界是崭新的阶段,在它之上开始有绝对不同的感知——不受限制的, 没有光和黑暗的对比和相反状态的转折。
现在我们只有在特定的边境中来感知,没有光与黑暗我们就无法理解什么是光,什么是黑暗。但在无止境的世界,一切都绝对被光充满,而怎样才能感知它呢?
于是在那里存在的感知是无限的。我们借助理智无法达到它,那是因为在那里没有边境和名称。升上了——就会发现。

来自2011年5月5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

不让你停滞的恐惧

精神工作

谁能超越到自己自私的愿望之上谁就能感到恐惧。他会看到,他无法上升,但一定要,毕竟正是在享乐的愿望之上存在精神的空间、创造者的领域和完美。那时人被恐惧制服:他会不会受到帮助并升到自己之上?
这恐惧感可以是自私的,当我担心我会不会受到精神的满足时。这种恐惧也很有用——虽然我考虑我自己(这成为lo lishma),但至少方向指向精神的目标、给予的品质(lishma),只不过我暂时把这当作我个人的私利。
随后我们达到“完成的恐惧”,这时我们理解,获得给予品质这一方面的结果也应该是为了大家好,而通过社会的好处——走到为创造者好。而这些人发生的变化都是由更高的光完成的,于是这全部的过程被称为“tora”。
而每次在“道路上”我们遇到丑恶的生存于我们内部里的“人”,他除了私利什么都不想要。他总是试图这样安排事情,以高于他人,确定他的势力和自豪。而如果我成功地克服了这丑八怪,如果我害怕自己的这种品质,但不去毁灭他,我意识到并感谢为我揭露出了自己的邪恶,那时在我内部里会出现恐惧,后者会帮我获得为发现创造者所需要的愿望、容器(kli)。
逐渐地所有改变会获得正确的定义,而我会意识到,精神领域处在我的自私的愿望之上。我已经了解,我将发现创造者、完美、给予、对近亲人的爱、精神的世界,只有能够高于我的“我”之上。
于是一切都基于恐惧的力量,我是否处在我的利己主义中并注意不到这一点,或者我真的已经提上了它之上。存在很多高于自己利己主义的阶段,而我们逐渐地搞清楚它们。
在每一个阶段中我认为我已经升到了我的利己主义之上,我感到开心并感谢创造者,它对我做了这一切!随后我突然间看到,不对,这也是我的利己主义,只不过它被隐藏了起来,以及我也要上到这个利己主义之上。
在下一个阶段的最初我又特别高兴,我最终成功了超越我的利己主义,并现在能够完全从事给予。但在那里我也渐渐地发现,这还不是终点,在我内部里还有自私的计算。而我又憎恨我的状态,并要求更大的上升——这样直到改正过程结束了(Gmar Tikun)……
毕竟有这种说法:“更高阶段的废物是更低阶段的食品”。就这样我们通过阶段提升,每次都感谢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光被称为“Tora”,就是它为人显露出恐惧(ira),而在其中人能看到(ire)创造者、给予的品质,后者控制一切并包含了创造物的全部的享乐的愿望。

来自2011年5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