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有时间等待,我却没有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当我们感到我们似乎进入困乏的状态,甚至挥挥手都特别费力的时候,我们要理解,这是创造者特意为我们安排这种状态。它想要把我们从个人的环境带到共同的环境中,以便我们一起开始相互担心对方,以及我理解到,我没有唤醒他人,自己就不会醒过来。
毕竟我能够唤醒他人的程度就是我的“我”。不是我的个性——这都是动物,而是那个加上的我为共同的网能带来的唤醒——这就是我的精神的“我”、我的精神的容器(kli/愿望)。
我在那里带来的唤醒的程度提供愿望的力量,而在这个愿望中我感到精神世界——感到在那里、在那个系统中,而不是在我内部。在我内部我不会感到任何一切。
换句话说,我发展并创造我的精神的容器。创造者特意为我安排这种状态——让我感到:如果我保留一个人,那么我不会成功。它似乎在说:“不相信?去试试吧!十次、一百次……我却有时间,我等待,直到‘以色列的儿子因自己的工作而哭泣’”。
我只有为他人施加了需要的压力,产生要求,而共同的愿望/容器会因为这些感到印象,这就会是我的愿望,在其中我会感到精神世界——那个他们都从我这里获得的精神的满足。

来自2011年4月27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