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篇文章:所有一切开始于这一点

我们的巨大的问题是建立我们与创造者的态度。当然,这态度是主观的,而且绝对地取决于我们——我们所想的和所感到的。这态度所发生的变化不取决于我们不熟悉的创造者的态度,而取决于我们之于它所想的那一切。
一方面,我们所谈的是大自然——即环境,我们在其中发展。另一方面,人从事我们世界的自然显露,从动物的层面上到人的层面,并开始研究他所处的环境。随后他开始研究精神世界,在他的愿望达到这种阶段的时候。这样,随着他的愿望的滋长,人开始越来越深地进入自然。
但人包含了两个部分:感情的和理智的,两者都保持特定的彼此间的关系,并影响到对方。正好通过它们:感情和理智人来研究他所感觉到的。没有进入他的感官之中的东西人不能认识到。他仅仅研究他的印象,而感觉不到的那些东西就更不用说了,毕竟这仅仅是空洞的哲学、幻想。
所以我们的关于创造者的想象基于我们感觉到它的方式,而不是它确实是谁。它本身我们永远都不会认识到!我们只不过知道,存在某种更高的、外在的力量,而我们把它感到如同环绕我们的自然。
其最近的部分被我们称为这个世界。还存在着更广泛意义上的自然,它随着人的特别的发展而显露。它被称为更高的自然。而创造者本身究竟是谁——人怎么能知道?
于是卡巴拉科学只对于人而言去谈这一切。据说“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完成了研究的过程人就是这样感觉到的。
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他们对这个更高的力量的印象,所以我们会有生气的、高兴的和享受的创造者的概念。人就这样感到,就这样感到更高的力量!但实际上这力量如何,我们却不清楚。
无论怎样,建立对这个更高的力量的态度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这能让我们知道我们从它那儿获得的形式、图像、印象和感受都来自哪里?我们在感受谁:它本身还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在它的光的背景下来感到我们自己?还是我们在感到某种我们之间共同的地点,某种相互作用?我需要知晓这一点!
我感到好或不好——这感觉取决于谁:我本身,还是这来自创造者?或者是感受取决于我们的彼此间的相互符合、某种特别的关系?
如果我进行某种动作:说话、思考或者生理上去行为,那么这是它在迫使我这样行动还是我具有某种自由?我怎么能有自由,如果我是它工作的成果、结果?
也就是,我们要以某种方式决定我们与创造者的关系,不然我们会一直都被混淆。这对我们的态度、内在的工作和与它的关系而言是特别重要的。这也反映在我们人与人彼此间的关系上,在家庭中,在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上。
这对我们来说不是抽象的问题。建立自己的状态、关系、我们对创造者的态度都影响到我们人生中的所有方面。这是最基本的事情。于是对我们来说,Baal Sulam在其文章“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第一篇《Shamati》(《我听见了》这本书的文章))所表现的想法十分重要。

来自2011年4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