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长大的自我放弃

问题:在物质的生活中我被告知:你应该有个性,表现自己,让你梦想成真。而在精神生活中相反,我要在团队中溶化。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
答案:通过进入团队,你没有取消自己。你只不过是从朋友们那儿获得力量,借助它你能够发展你的“自我”。
就像一滴精子贴上子宫壁并取消自己以获得食品,以及拥有滋长的力量那样。但长大的就是它而不是任何其他对象。我取消我的一部分,以从更高的阶那里段获得力量,但在这同时它并不应该控制我,恰恰相反,借助它我必须长大,滋长我的“我”。 不然不会发生滋长,而我在下一个阶段上不会变得更强以持续贴在子宫壁上。
在这里两种对立的东西相符合。一方面,我对母亲而言取消自己,以在她身体里不会变成导致中毒的异物。另一方面,通过取消自己,我从母亲那儿吸收到她的血并借助她我自己长大。我的基因、我的特征发展以至于我能够变成男性,虽然她是女人。

来自2011年4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