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我们的共同的船

创造者被隐藏,给予品质被隐藏,将来被隐藏,而我不能借助我的自私的眼睛看到。在我的目前的利己主义中不会出现任何精神的品质,而我没有任何能力影响到其显露——只有通过与环境的工作。毕竟正好在环境中我发现,我多么不想和多么不能给予。我可以做任何一切,就是不给予!
这被称为“邪恶的揭露”,这是法老的障碍,而如果我们一起没有克服它们,那么这些障碍将会在我们之下埋葬我们。在埃及,后来在沙漠中所发生的犯罪和争吵,彼此间和与创造者的矛盾,都是某种满足的要求,但你正好在仅仅要去想给予,并不考虑自己的时候要求报酬。
一旦你考虑到私利,这就是犯罪。虽然你什么都没有受到,但因为给予同时期待获得报酬已经算是犯罪。我们要关心,这渴求仅仅是单方面的,而且后者应该一直加强。毕竟在我们把压力变弱的那一刻,出现了对自己本身的要求。于是我们需要环境的支持和相互担保。
什么会帮助我不在一艘共同的船上钻洞:即不去想自己,而是去关心环境,我们共同的船?只有朋友们的支持。毕竟我受着他们的影响,他们控制我的心和头脑,而且对我来说变得比我自己更加重要。社会要给我灌输这种态度。
这让我不再思考自己,并把注意力、把所有感情和理智转移到外面,就像母亲那样——她的所有愿望、心和感情都在他的宝贝的身上。如果我进入了这种感受中,我就会获得给予的品质。

来自2011年3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