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网就像权力结构

人类、社会历史生命之意义进化

人类全部的历史是利己主义发展的历史。近日我们亲眼看到,利己主义不再能为人带来满足。曾经我渴求前进:我渴望过车、帆船、飞机等。但现在我没有出现有希望、有前途的愿望。毕竟我要从新的事情那里获得满足,而新的已经怎么也不会出现了。
满足感,在我愿望中的快乐对我来说正好是生命的感受。如果我没有感到愿望中的满足,那么生命也没有——愿望死了。那时,在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我甚至能够死去,只为避免感到这空虚。我们就按照这种古老的设计前进。
在我们的时代,人类潜意识地导致问题和混乱,去搞愚蠢之事,都为了避免这里面的真空。人们准备打仗,举行革命——一切都使为了感到微小的满足,即使是消极的。比如书,我没有胃口,那么我吃点酸的,然后我会开始想吃和享受。
如果我们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种态度会导致战争。而我们会开始打仗,因为这样起码会感到一点:现在为了什么去生活。实际上,打仗多好,可以产生振奋和带来更新。
这是很大的问题。政府和媒体清楚这一点。于是他们试图迷惑大众,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刺激,这些东西会让人们忙于某种事情,并从这一点中得到满足。否则人们会面对这空虚,以及在无助的状态中开始推翻统治者,破坏所有边境,并通过自杀结束生命。
这种人已经无法被控制。怎样能控制人,如果他对什么都无所谓,而且感觉不到满足?
于是我们必须理解,社会被大规模地操作,包括虚拟的网。互联网得以如此发展不是巧合,它这么容易达到的以及渴求达到每个家也不是巧合。这不是为了我们,这是为了能够控制我们。
如今只有这样才能够控制人们,并一次又一次地为他们显露额外的“收入来源”,即满足。否则人会完成任何一切。毕竟如果生活没有满足,它就失去了任何价值。

来自2011年3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暂无评论

保护我们的共同的船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创造者被隐藏,给予品质被隐藏,将来被隐藏,而我不能借助我的自私的眼睛看到。在我的目前的利己主义中不会出现任何精神的品质,而我没有任何能力影响到其显露——只有通过与环境的工作。毕竟正好在环境中我发现,我多么不想和多么不能给予。我可以做任何一切,就是不给予!
这被称为“邪恶的揭露”,这是法老的障碍,而如果我们一起没有克服它们,那么这些障碍将会在我们之下埋葬我们。在埃及,后来在沙漠中所发生的犯罪和争吵,彼此间和与创造者的矛盾,都是某种满足的要求,但你正好在仅仅要去想给予,并不考虑自己的时候要求报酬。
一旦你考虑到私利,这就是犯罪。虽然你什么都没有受到,但因为给予同时期待获得报酬已经算是犯罪。我们要关心,这渴求仅仅是单方面的,而且后者应该一直加强。毕竟在我们把压力变弱的那一刻,出现了对自己本身的要求。于是我们需要环境的支持和相互担保。
什么会帮助我不在一艘共同的船上钻洞:即不去想自己,而是去关心环境,我们共同的船?只有朋友们的支持。毕竟我受着他们的影响,他们控制我的心和头脑,而且对我来说变得比我自己更加重要。社会要给我灌输这种态度。
这让我不再思考自己,并把注意力、把所有感情和理智转移到外面,就像母亲那样——她的所有愿望、心和感情都在他的宝贝的身上。如果我进入了这种感受中,我就会获得给予的品质。

来自2011年3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哪里有真正的我?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问题:从环境那里怎么能收到给予意图的重要性?
答案:想象一下,除了环境没有其他的。没有创造者、没有给予品质,除了环境什么都没有。
我们认为,还存在某物,于是这不那么可怕,有环境,但也有创造者,有我对它的关系。但实际上没有这一切——只有环境。
要么你感到你内部里的你,要么你感到在你环境中的你。这也会是你,但你完整的,你为自己连接了所有你的被分散的部分。
除了这两种状态没有其他的,或者你沉浸于目前的你之中,或者你沉浸于正在你之外想象的环境——团队、共同愿望中。但这是你!
其实,目前的我对自己的想法是这样,因为我的利己主义把我与我的真正“我”分开,并我认为我处在它之外。恰恰相反!我全部的kli/愿望/容器就在那里,在我的真正的“我”之中。隐蔽这样影响到我,我甚至把它当作是陌生的。随后我会发现,我抢了谁,骗了谁,损害了谁。是我自己本身!我最亲密的,比谁都亲密的那些人!
问题:在什么条件下我能够从环境那儿获得给予的品质?
答案: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在你联系团队并从他们那儿得到支持这一方面,你在找合理的确认和某种逻辑。在这里没有任何道理!毕竟如果你能够借助逻辑解释,你就会值得参与到某种利他的团队中,比如足球队。但在这里你没有任何支持!

来自2011年3月2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共同家庭的平衡

人类、社会团结灵魂

所有灵魂是相互连接的,并被分到不同的层面上: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人的和精神的。已改正自己的灵魂处在精神阶段上。处在人的层面的人具有心里之点并渴求改正。而其他人——没有。
此外,其他人也许不需要这种进步。谁的心里之点被唤醒了谁就上升,但这会是特别的、例外的情况。而总体来讲,灵魂不遭受这种明显的变化。
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应该要求人类,他们获得全部发达社会的结构。
于是我们不容易去相信Baal Sulam,他写道,所有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家庭,以及人类已经准备好了精神上上升。无论如何,仍然是这样。
微小的1毫米*1毫米的头脑部分控制着整个身体。类似的,人类微小的部分要统治所有人,并把他们与创造者连接。从这部分那儿,所有部分都会以被动的形式接受改正,这形式符合灵魂的种类。
怎么都不要处理这一点。不要按照民主主义的措施让大家变得平等。随后他们会是平等的,当每一个人按照各自利己的潜力、各自的reshimo改正了自己的时候。那时大家都会变为统一的“身体”,但在这身体中会有百分之九十的“肉”、“骨头”、“肌肉”、“筋”等。
肌体中有多少重要的奇观?多少属于头脑?而且头脑的哪一部分代表人本身?仅仅微小的一点、“微处理器”。

来自2011年3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