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im是改正的结束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一般来讲,所有民族的节日是为纪念某种这个世界上的历史事件而举行的。但由于昔日以色列民族与其他民族分离了,以实现他们的特别的使命,以在自己身上实现人的本质的改正,而随后把全部的人类带到这一点上,那么他们的节日也是特别的,并是与这意义有关的。
而在《埃斯特的滚动》(Megilat Ester)中描述的(关于Mordehai、 国王Ahashverosh、女王Ester,她拯救了犹太人,以及准备杀死犹太人的邪恶Aman)故事作为Purim节的特征正好解释了怎么达到这一目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说法:所有节日,除了Purim节之外都会被取消,那是因为在Purim节日时,在那个阶段上照耀着最大的光,后者包含了所有曾经经历的阶段。
而所有以色列民族的节日象征特别的在精神阶段的阶梯上的阶段,借助它们我们从这个世界上到无止境的世界并达到给予、爱和彼此团结中最大的与创造者相同的程度。
于是每个更高的阶段包含更低的组成它的阶段。而Purim作为最高的阶段,当然包括了所有的以前的更为小的部分,它们都相对于阶段而言被取消并进入其内部。最终,任何一个节日都没有留下,只有Purim节。
怎样才能达到这节日?我们全部的工作基于祈祷(MAN)的上升,祈祷是关于我们渴求达到的团结和我们彼此间的爱,毕竟它全部都是为了改正分裂。首先我们要在“为了给予而给予”的阶段上团结,这是Mordehai的品质。
而当我们走到“国王的门”那边(就像关于坐在国王门旁变成Mordehai所说的那样),那么在那里我们见到自己的Aman——我们显露巨大的、可怕的自私的愿望。那时我们需要改正它并怀着Mordehai的意图、“为了给予”在它的kelim中受到光。就这样我们在Aman的kelim中受到Mordehai的光,并达到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
我们需要从我们本质那儿、从我们自私的愿望那儿获得其力量、其“精神的容器”,并为这些愿望加上“为了给予”的意图,以便它开始控制他,“坐在上面”,就像骑在马背上行走的Mordehai那样。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