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孩子

人类、社会生态

问题:为什么在日本发生的大规模灾害对我们来说看起来是某种遥远的事情?我该怎样做,以感到它是我的?
答案:我的利己主义让我远离“陌生”的弊病。它越强烈,在日本列岛发生的灾难就越要远。也是相反的,随着我的改正,我感到它是很近的。
曾经,我向Rabash提问了关于类似的状况,他为什么正好是在上课时去听收音机广播的新闻?“难道在那里有你的孩子?”他回答:“是的,这是我的孩子”。
要像对待你的孩子们一样去对待亲近人的不幸。

来自2011年3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关于生态
暂无评论

光辉之书:问答(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感到满足,后来者满足消失。我试图找到影响到我的力量,这感受又回来,而随后又消失。应该是这样吗?
答案:没错,正是这样!每次当人继续,忘记,在自己的思想中逃跑而又回来,这都会重新开始。这很好!什么都没有消失,而是“一分一分积累成大资本”那时精神世界会为人显露出。
问题:什么能证明我的意图在正确地工作?
答案:我开始越来越强地感到,我取决于团队和与朋友们一起达到改正。
问题:如果我理解不了我们所阅读的《光辉之书》文字,而且在阅读之时许多额外的思想充满我,我该怎么办?
答案:首先,不理解不是问题。谁也不担心这一点。人要感觉到,而不是理解。
到时候,人改正的愿望达到光辉之书中描写的阶段上,他就会理解——根据感受。首先感到,然后越来越清楚地理解。就这样宝贝感到世界,他不理解在发生什么,并逐渐地获得理智。
于是人要关心的是怎样让愿望发展到《光辉之书》中所描述的阶段上。 而我们所阅读的是给予的形式、精神的 parcufim(Malhut、Bina、Zeir Anpin、Aba ve Ima、ISHSUT)的相互间的关系。人应该担心,在我们所阅读的不熟悉的精神过程的影响下他的愿望怎样才能被处理。
于是在阅读之时,我应该去想我怎样才能改变,哪里有改正我的力量。似乎现在我获得滴注:我等到药物何时开始发挥作用,就像所说的那样:“当我的行为相同于祖先的行为。”
问题:如果我感觉不到我“生病”,我怎样才能从《光辉之书》那儿期待改正?
答案:在道路上也要感觉到这一点。但什么叫做“感觉不到我生病了”?难道你在处于那个《光辉之书》所谈到的精神世界的图像中?你必须感到,这些动作经过你,你处于那个世界,能分别精神的parcufim、其降临和升上。你体验这些上升和降落,你发生和能感到各种变化,是不是?如果不是,你有可以去思考的内容……

来自2011年3月13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