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来源

精神世界机构问答

问题:时间的措施:秒、分、小时、周、月都源于什么?
答案:源于天文学,以及地球、太阳和月亮彼此而言的移动。而更高的根源在于被分为的六个部分Zeir Anpin(即精神世界的parcuf/对象)。两倍十二个parcufim符合一日24个小时。《光辉之书》描写了这一点。
人类本能地建立了这种符合精神根源的时间尺度。Baal Sulam举类似的例子:在古代一个农民看到了一座山并为它起名为橄榄山。这名称具有精神意义,但他只是在想在这座山上橄榄长得好。就这样在人内部中运转精神根源。
时间尺度也是这样。它们来自Zeir Anpin和Malhut的旋转中,在24个 parcufim中,在6个sefirot中,每个都含有十个,这符合一分钟的60秒和一小时的60分钟。更高的系统在我们世界上以同太阳、月亮和地球相互作用的形式被投射。
月和年也来自这里,也是在天文学中没有的类似的措施:周、第七个年、第五十个年等。这都来自精神世界。

来自2011年3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关于时间
暂无评论

人类的发展

人类、社会全球化进化

问题:随着时间流逝人类发展为什么加速?比如,在二十世纪中发生的事件比在整个历史上的事件都多。
答案:没错。在二十世纪我们体验到比整个历史更多的变化。速度根据指数增长,而这指数似乎在垂直上升。毫无疑问,在最近几年,这个过程将会提高速度。
有时候我们认为,时间在几个月之内停止了,这时我们感到困惑:世界怎么了?换言之,我们内部里已经具有变化的基础,我们能够更快地发展。而发展不会让我们等太久了:昨天——金融危机,今天——革命,而后者却还没有结束。此外,不管我们内在的准备,一切都意外地发生。
未来的事件的发展会更快地发生,但会有中断。而且每一个跳跃都会措手不及。毕竟实际上目前的阶段更接近精神世界,而在精神世界我们的发展总基于给予的愿望:“无论是什么一切都为了更好。在我面前——对新阶段的上升。倚靠着所具有的力量,通过与亲近人和与团队的相互作用,我来准备该上升。”
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准备自己在全球性的、完整的与全人类关系中,那么任何变化都出乎意料,而且会很有悲剧性和戏剧性。

来自2011年3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关于时间
暂无评论

会议是灵魂的节日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时间与普通的时间相比,先者是不是具有更多的潜力以吸引光的神奇的力量?
答案:是,正好在这么大的集合中,如同国际会议,也在所有特别的集会、朋友们聚会之时,我们借助共同的力量施加巨大的共同的努力,而这就是为了吸引那个进行改正的神奇的力量所必须要的。
于是卡巴拉学家劝我们进行这种集会,而我们却根据他们的指令去行动。毕竟我们想要通过神奇的手段达到某物,这时我们却不理解这是怎么发生的,我们看不到正所处的和将来的阶段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所有要实现的条件。
于是我们听从卡巴拉学家的忠告,他们劝说我们要进入团队,尽量亲密地与他们团结,怀着吸引环绕之光的意图(也就是,表现出我们的上升到更高阶段的、给予和团结的愿望)与他们一起学习。理所当然,这种人集合得越多,质量上和数量上的力量就越大,我们也就能够越明显地进步。
这种动作的总和与努力的积累最终让我们找到“发现物”。

来自2011年3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暂无评论

全球性的取决于自己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灵魂

问题:上课时我们思想上和意图上集中的力量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所有在全世界一起学习的人?是否存在这种全球性的依赖性?
答案:什么叫相互依赖?如果我把全部的现实当作我灵魂的部分,那么我不取决于任何人。只能根据我的对他们的态度,怀着唤醒他们的愿望,这些我的部分被唤醒。
我不看外在的行为,我从里面唤醒他们,以及从那个他们内在关系的层面上获得返回的唤醒。一切都取决于我对世界的看法:要么是物质的具有许多肉体的现实,要么是人们的物质的品质,要么是我灵魂的部分、其parcuf/结构。
那时我看不到外在的似乎在这里存在的形象,而是在看我的灵魂的、我要改正的那些部分。我是把思想和意图集中的那一点。我是那个为这些愿望和品质提供的意图,以便把这些愿望配置在正确的方向。
什么叫我取决于他们并借助他们唤醒?我唤醒他们,并作为回应唤醒自己。这唤醒似乎经过外在的系统,但这全部的系统是我的。

来自2011年3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