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冰期的结束

我像创造者灵魂精神工作

问题:想要人开始请求感到对精神领域的要求,应该发生什么?
答案:人无法单独去想给予的动作,即精神的需要。他必须进入团队并从团队那里获得精神的要求。
而这就是最难的!人们没有获得结果,而是逃跑。我们看到,昔日大的团队都变小。坐着在家,藏在电脑屏幕上,这对人来说会更加平静。
我没有提那些没有这种机会接近团队的人。但人却经常有机会进入生理上的团队,在其中工作,为了看到他多么不能与任何人连接。我们要把所有那些“不愿意团结的愿望”积累在一起,并立足于这个共同的“不愿意!”向创造者叫喊。让它改正我们!
然而,我们还没有在连接我们的不愿意、忽视和反感之前就逃跑。每个人都要把这一切加在共同的、分裂的、巨大的要求改正的愿望/容器/kli中,并且,这样我们会要求改正。每个人都在自己身边和在离别人遥远的地方保留着分裂的部分,毕竟他不愿意团结为这种破碎的容器。所以人们偏离。
但是根据创造的计划,我们必须团结它们。于是邪恶的力量、痛苦被发送,以迫使它们返回。痛苦的力量应该比朋友们间的反感力量更大。这是很普遍的一个力学法则:分开力量和团结力量。
团结力量是借助痛苦而创造的:战争、共同的困难总是团结人们。就这样会为那些人安排痛苦,以让他们渴求接近和团结——那时他们会往前迈进一步。
随后他们会被给予一点时间考虑,以理解自己的要求改正的意图和愿望,并希望这次一切会成功。这样会一次一次地发生,如果不成功,那么痛苦将会滋长。
没办法,自然力量就是这样运转。Baal Sulam写道,在我们的地球形成之时,地球经过了暖期和扩展,然后是冷期和收缩的时期,各是三千万年。这样持续直到形成了地壳并出现了生命。人的灵魂也是这样:它被温暖和冷却,直到它复活……

于是如果我们发现我们的无力,要感到开心,我们展示这一点!现在只需要接受打击——千万不能从战场上逃跑。我劝所有团队积累所有剩下的碎片并好好地考虑一下他们的未来。
毕竟正好在感到绝望的地方我们有好的机会团结,并把我们的缺点连接为一个巨大的、共同的缺点、分裂的愿望,以及叫喊起来 。这就会产生“公众的祈祷”,而后者总是会获得答复。

来自2011年3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你内部里的无限的空间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研读的时间?
答案:研读是阅读关于精神的动作。我不理解他们,而且对我来说这仅仅是单词,但是我想要实际地达到它们。我想要在我内部里实现所有这些动作:MAN的上升、sefirot的降临和提升,这都发生在我内部里的某个地方中、在我的愿望中、在我的灵魂中。在我内部隐藏着所有世界、整个无止境的世界,而我想要发现这一切!
但是我缺乏感受、敏感性、微妙性,以显露和感到这一切。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我想感到!精神世界是我们的内在的世界,它处于我内部里,而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想让创造者的力量、给予的力量来帮助我,吸引到我的注意力、我的愿望、并充满我全部的理智和心、我的感知,以便把我拉到我内部里的那个所有事件发生的地方。
似乎我们越来越深地被灌输到物质中,随后是量子中,而在量子中还有很多,而在那里,在那个最中间的一点我们立刻显露出无止境的空间……不是在某个遥远的地方、外在的世界,而是正好通过我们更深进入里面和内在的力量中。
内在的力量是最强力的、最特别的。我们甚至在我们的世界——在纳米技术上清楚这一点。于是我们需要集中于我们思想的力量,并专心于创造者动作的显露。

来自2011年3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