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账户上的赤字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经济

问题:在线许多人们提问,怎样才能处理银行账户上的赤字……
答案:我们首先被保留在不足中。赤字是一种奴隶,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让人迷惑并这样奴役他。我们不理解这一点,并以为我们自由。然而在任何方面你都不自由。如果你今天不能自由地养活自己和你的家庭,那么在这种程度上你被脚镣锁住。而如果你在银行账户上还有不足,那么你会被彻底奴役。每一个人都具有各种各样的贷款、不同的付款和债务,这都是现代奴隶的形式。似乎一切都没问题,还能借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当人们开始贷款时,这种新的时期不久就要开始了。许多国家在赤字中,一些国家的赤字有几百亿美元。国家账户上的赤字。那时你能做得可不多。你的账户可以被“切断”:在支付赤字之前不会开通。这样,全国都被奴役:“你们说了什么我都会完成,只要给我吃的!”——就像为了食物而劳动的奴隶那样。人们、国家都是这样,而处理赤字的办法却没有!……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我们为什么需要金钱?
爱值多少

暂无评论

我们为什么需要金钱?

人类、社会精神

问题:金钱与精神领域有何关系,它们怎么让我们进步?
答案:金钱(kesef)是对我利己主义的“覆盖”(kisui)。这是种力量,它让我覆盖或充满或者为了充满其他人而使用我的利己主义。金钱提供与此利己主义工作的机会——要么为了利己主义的好处,要么反对它。
于是在完整的世界上需要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去使用金钱。人为自己剩下生存所必要的,而多余的金钱用于给予,为了世界的改正。
在将来,在改正的世界,金钱将会消失。毕竟我从社会那里将会受到所需要的,这样我何必还需要金钱?如果世界上大家都是改正的,以及每一个人都会被提供给所必须要有的,以及人不会需要多余的满足,那么他何必还要金钱?对金钱没有任何需要。
那时我们会以某种方式调节东西交流的过程,从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的、工厂之间的交流,是为了供给全世界并使其达到改正的、完整的形式——但这不会通过纸币而发生。我们需要以某种方式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我们会用“金钱”来支付,但这不会是目前使用的金钱,而是彼此给予的措施。
如果我们转到给予,那么我们就需要“金钱”,但他们会获得屏幕的形式,而这屏幕是由它导致的团结而衡量的。
“你支付了多少 ?”根据所出现的团结的程度!
而如今支付的代价是根据我为了自己会获得多少(这样我从他人那儿拿走了并导致了我们间的距离)的措施而衡量的。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爱值多少?

人类、社会历史团结

问题:有史以来金钱导致了国家和家族之家的战争。怎么可以使用金钱来团结人们?
答案:一切都取决于使用。如果想要充满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金钱。如果我想为了充满他人而使用我的利己主义,那么我需要反自私的屏幕,像金钱一样的为利己主义的“掩蔽物”。
金钱表示我的力量、屏幕的力量。而所有战争是因为利己主义,而不是因为金钱。
此外,不是所有东西,虽然几乎一切能用钱购买。甚至在我们世界有这种属于灵魂之根的品质,这些品质买不到,这是特别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源于灵魂之根的特别的才能(对音乐、绘画、文学)。
天生的品质无法花钱购买。而且那些我们必须通过付出努力而得到的事物——人与人间的关系、爱都很难购买。
有时候我们把金钱和努力混在一起。但是无法直接去支付竞价并购买态度。我们从创造者那里获得的本质与我们要还给它的那一切都无法自私地获得,在这里,我们的纸币不会有效。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许多奇迹的事情期待着我们

光辉之书灵魂精神工作进化

问题:灵魂间的关系是否取决于其灵魂的根源?
答案:灵魂之间的关系中存在许多条件,就像在完整的系统中那样——在那里各个元素与所有其他元素是相关联的。我们深知不能想象这一点。
假如,某一个人必须发生改正,而因为他这样做了,许多其他共同系统的元素、灵魂和属于各种阶段的生物也进入改正过程中。
这有点像胎儿的发展。他以特别奇怪的方式成长:突然伸展出像尾巴一样的东西,随后它消失,一些形式被另一些形式代替。
我们为什么要经过所有这些状态,直到获得人的形式!而这一切还发生在胎儿期,为什么我们要通过脐带被喂养?这是可怕的!实际上,通过嘴输入食品看起来也很奇怪,但这起码类似于精神的parcuf,在那里通过嘴/pe在parcuf的头/rosh中进入光(味道/taamim)。
关于这一点没什么疑问。毕竟所有发展的道路、条件和相互作用都来自灵魂间的关系之中。
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为什么要这样发展,为什么要创造如此多的如各种鱼、鸟、动物、成千上万的植物品种、千万个各种生物?
这都来自愿望的发展以及愿望间的组合。据说:“动作结束在最初的思想中”。如果在动作的结束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我们不需要实现相互彻底渗透,那么我们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的每一个发展的阶段上不会需要多种多样的物种。
根据发展的时期,随着改正,所有这些层面出现并消失。于是在地球上存在那些已经消失的动物和植物的物种,而其余的物种如今立刻出现。
科学家每日都会发现新的不熟悉的动物的种类。它们曾经存在?没有,它们只在现在出现。这种种类突然开始显露并存在,那是因为我们的愿望以各种组合浮现了,并为我们提供以这种生物为形式的新的视觉。这种愿望间的关系昔日不存在,以及这种生物似乎不存在。毕竟它们仅仅是外在的我们愿望组合的表现。
还会出现很多。但最终这都源于这个同样的原则。

来自2011年3月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