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团队一起做好准备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

问题:什么是整个团队对课程的准备?这种准备会以更大的程度唤醒光吗?
答案:团队对课程的准备要求每一个人都为全团队负责。
“如果我不是我为自己,那么谁为我准备?”这一原则指的是什么?它意味我为团队的唤醒而负责,并这样我使我自己和整个世界歪曲到正当的理由那里。
我关心朋友们,甚至一秒中都不忘记目标: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要达到什么阶段?“人的”(adam)、 相同于创造者的阶段。对我们来说这应该极为重要,那样上课时我们不会忘记最主要的事情,我们甚至一秒钟都不会有多余的思想。
我担心所有朋友们都是这样。通过我对大家的关心,我帮助每一个人保持在这个方向。如果全部的团队是这样安排的,那么我们经过很短的过程就会在道路上取得成功。
一个人单独能够成功,除非他是特别的灵魂。而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团结能够拯救我们。我在这里看不到被选的人。
每一个人都去想为他准备的单独的道路,当然不是这样。尤其在我们时代不需要特别的被选的人。
恰恰相反,如今大众要从事改正的过程。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诞生灵魂的秘密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灵魂

问题:人灵魂之根和他与其他灵魂能够团结的能力以及人对团结的措施有什么关系?
答案: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具有他的灵魂的根源——精神的火花、心里之点。这一点应该如此发展以至于人开始想追求某种崇高的超越这个世界的东西,那时他来到卡巴拉,进入团队。
也存在着那些这一点还没有发展好的人们,他们都忙于各自的物质的生活。
然而如果在人内部“燃烧”着这内在的一点,并且人强烈地渴求达到精神世界、创造者、其生命的目标和意义,那么这都只不过是一点而已。
然后该怎么做?我们要理解, 人的灵魂是由那些他为自己的灵魂之点连接的所有精神的火花——70亿人们的火花。毕竟每一个人的灵魂是所有这些点团结的综合。
于是,如果我现在与所有处在这里、这个会议上的人们团结,我为自己连接这六百个精神的火花,并获得六百点团结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我怎样才能与达到精神世界的那些愿望相团结?只能借助“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以变得如同“一个人一颗心”,就像在《Tora赠予》这篇文章中所写的那样。
如果我这样与他人团结,我就形成团结的地域——含有许多火花的愿望。我们似乎变成“一个人”,而在这个愿望中我就能够显露出精神世界。
这个愿望被称为我的灵魂的容器/kli,毕竟是我为自己团结了这所有的点。如果另一个人,这些点中之一的一点也为自己团结所有其他火花,那么这会是他的灵魂。换言之,他的点是原始的,他用这一点连接所有其他的点。这是他的灵魂。
每一个人为自己连接所有处于他之外的点,并这样形成他的灵魂。如果人没有把这些点与自己连接,那么就没有灵魂,只有那一点——他的灵魂根源。
根据这些点在我内部里团结的力量、数量和点与点之间团结的力量,我在它们之中来发现光、生命、存在。通过彼此团结,他们开始如同统一的系统那样联合并显露出。这系统像是有生命的肌体,通过它,流动血液和淋巴,经过刺激神经,发生各种动作。我开始在那里感到生命。
为自己团结这些点的过程一阶段一阶段地发生。通过与它们团结,我开始感到,在我内部里开始形成微小的机器——胎儿。然后它开始成长并发展九个月。我感到,我为它连接越来越多的点,而这样他就会成长。
在其内部已经发生不同的内在动作,出现某种生命。我开始在其中认识到各种各样的过程——直到它最终诞生。诞生意味着开始了自己的生命。那时它会与更高的力量分离并开始单独生活。这就是灵魂。就这样我们每一个人来创造他自己的灵魂。

来自Mecukei Dragot会议的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宇宙之网中的生命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千万不要忘记那里谈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犯罪者和正义者、安息日夜晚和平日、夜和昼、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圣殿、田和树——这些所有单词指的是灵魂间的关系的类型——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上存在的关系。
除了这一点,本书没有谈论任何其他。那是因为没有其他事情。在这关系中、在其类型中我们来感到世界。连接灵魂的力量的组合,在屏幕上为我们描画出我们世界的图像。这样我们感到现实。
只有我们之间的关系被描述在卡巴拉书籍中。毕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去描述。没有其他的,所有世界是灵魂间的关系层面的描述。存在没有形式的享乐的愿望,以及被描写的其改正(以与他人团结)的阶段。通过与他人团结,通过付出努力,并吸引进行改正的、解释和满足的光,创造物来发现一个共同的灵魂——无止境世界的Malhut中的所有部分之间的关系之网。这就是所谈的。
除了这以外,卡巴拉学家没有其他能感到的。创造物感觉到与其他人没有连接的现实,并把它称为“这个世界”,或者是创造物在给予的力量中(这些力量为创造物提供光)感到与他人的关系——那时它就会显露更高的世界。
更高的世界是与他人的关系,以及我在这些关系中所发现的那一切。我显露什么?给予的品质。这被称为“为了给予而给予”。这种关系被称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随后这些关系变迁,在它们之中我们感到爱,而这就被称为“爱邻如己”。
只有在给予中的根据“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关系被称为第二个圣殿、仅仅Bina的阶段、mohin de neshama。爱中的关系已经是第一个圣殿、mohin de haya的阶段。
但这里所提到的是人与人间的关系。所有我们能使用的词汇,全部的我们能够发现的现实都不过是人们的相互关系。
如今我们的关系的缺陷看起来如同我们的世界。在所有人之间以最微小的方式存在的自私的关系中的我的视觉和我的感受被称为“这个世界”。而真正的、强烈的、大家之间的自私的关系随后才被我发现如同左线、klipa。
我们没有任何其他感受和理解,没有另一个现实和存在,只有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所感觉到的,无论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光辉之书》所谈的仅仅是该关系的类型。
如果不是这些,卡巴拉学家还能写什么?在现实中没有任何其他的。而对我来说看起来是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人们、不同的对象和动作、思想、决定、建筑、家具、汽车——所能想象的那一切,这都是正确的或不正确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来自2011年2月27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