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的电视

人类、社会团结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去想世界的团结?这是精神愿望,“心里之点”还是所有人的团结?
答案:人是个微小的世界。全世界、我所看到的和感到的那一切,是一个共同的相互连接的现实。我所看到的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和人类都是我的内在的愿望和品质,我在我内部来观察它们。
我们至少需要稍微地进入内部,那时你就会看到,这在你内心里是怎么组织的,以及确定什么不正常。毕竟这仅仅是你的内在的系统。
这就像我在看着电脑的屏幕时,只看到在电脑内部中所发生的那一切的展示、反映、微小的表现。人是类似这样被组织的。
于是我们要走出“这个世界”,远离这个超级电视,其巨大的多英寸的三维的屏幕上显示的立体的图像,并进入我们这个系统的内部中——“记忆”和“处理器”中、所有我们的软件中、我们所含有的那一切之中。那时你将会达到精神、更高的世界——毕竟一切都来自那里。

来自2011年2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结日(2011 02 27)

会议、活动、对话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团节日的课程:题目——对美国会议的准备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暂无评论

祈祷是自我判决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做“内在的传播”,白天之内人该怎样实现这一点?
答案:改正过程通过进行所谓的“祈祷”的动作而发生。祈祷是一种要求满足的、 真正愿望的显露。
这工作称作“祈祷”,在希伯来文中,这单词被翻译成“判定自己”,搞清楚自己的内在实质: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具有的愿望是否正确,我的行为何时会相同于祖先的行为,也就是,我的愿望何时相同于卡巴拉学家在祈祷之书中所描述的愿望。
这很不简单。祈祷之书是由卡巴拉学家,即伟大集会的智者(他们都处于特别高的精神的阶段上)撰写的。他们为我们下留了祈祷之书,以便给我们作出榜样——即我们在我们要求中所要达到的那一切。
祈祷仅仅可以涉及团结,这是所谓的“公众的祈祷”、“大家的祈祷”。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可以祈祷,那是因为所有消极的事件和所有实际上出现的问题(如果我们显露其真正的原因)都源于团结的缺陷。毕竟团结是创造者、它的品质。于是我们只需要去想这一点。
团结世界上的所有人——男人和女人。最终大家都要连接到一个全球性的系统——共同的Adam Rishon的灵魂。在我学习、静坐、思考、提问、回答的时候,我其实是在解决一件事:我能否让这个全系统团结起来。毕竟通过这种团结我们来改正一切。
除了这种上课之时的思想和愿望,以这样发生,没有其他改正的方法。其余的一切仅仅被破坏。要么第一个,要么第二个,在中间什么也没有。 所有我们的动作要么带来改正,要么造成破坏。甚至如果你坐了一刻钟,什么也没做,那么这时时间过去了,你错过了时刻,没有为改正而使用它,这就意味着你导致了破坏!
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内心里总要有这个对共同团结的愿望——这就是我们的“内在的传播”。

来自2011年2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品质的相同
祈祷,以改变

暂无评论

由一个网相连接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进化

最初,我们教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怎样去生活在旧的世界中——通过基于我们有史以来所积累的经验。但如今这全部的经验没有什么价值!我们会日益确定这一点,并发现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们不会理解,在这世界上的不同地方立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如今这个世界发展和为我们显露出如同关联的、模拟,而非离散的、数字系统。这个世界再也不包含分开的、孤立的部分,似乎其中各个部分具有某种自由行动的机会。
模拟系统的品质——绝对地始终相互关联在本系统的所有状态中。这似乎是有生命的肌体,在其中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如果没有接触到并改变其他所有部分的行为。
如果我们在这种精细的相互依赖的状态中没有感到我们处于什么系统,我们就倒霉了。于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卡巴拉。
以前我们教我们的孩子怎样在这个自私的世界去生活。但如今,这不会有任何帮助。我们应该为孩子们也为大人、为每一个准备生活在这地球上的人去传达关于这些突然“倾倒”在我们头上的世界的知识。
如果曾经在我们这儿降临的更高的统治系统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自由,那么今天降临的力量的网不会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各自的位置,并且不会给予谁自由。如果人移动,那么他会影响到全部的系统。谁开始打扰,谁就打扰全部的系统,于是这系统今天变得如此难以预测。而这会为我们越来越多地显露出,甚至基本上都是以最可怕的形式。
几天之前我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见面了。 这位女士很快理解了我并问道:“那您认为如今教育也应该是全球性的?”即涉及共同的系统。
只有这样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教育大人和小孩怎样在新的、我们立刻进入的世界里生存。
人们暂时不能理解和感觉到这一点,甚至好不容易地去理解,虽然我们到处都能发现结果,但人看不见他想要注意到的事情。最终,痛苦将会使他张开眼睛。但我们需要传达这知识,并不去等待遭受打击,以尽量多地减少痛苦。

暂无评论

在自己内心里产生自己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怎样才能想象我们的共同的Kli?什么是我内部里的团队?
答案:我内部里的团队是创造者所处的地方。它为我安排了这样的地方。于是我来到团队,像是去看朋友们,但其实我是来感受我内在的“地方”。如果我与团队建立关系,那么团队对我来说会作为母亲的子宫、诺亚方舟、庇护所、拯救和保护我的地方。
这团队处于我的内部里。我只是错误地感知到团队处于我之外,我这样不正确地来感知全部现实。为了很清楚地开始感受真正的现实,我必须放弃自豪感、我的独立和伟大性,以便在团队里、在诺亚方舟中、在母亲的子宫中融合。那时在团队中我将会发现创造者——在我的第一个精神状态中的精神胎儿。

来自2011年2月27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