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世界没有简单的课文

问题:对没有感到精神世界的人和对已经感到精神世界的人而言,《光辉之书》的影响有哪些不同?
答案:《光辉之书》根据人的精神的阶段发挥作用,就像是小孩和伟大的科学家去阅读物理学的课文的区别那样。
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阅读但不理解所描述的内容。甚至,在他这个阶段上、在他的品质中没有任何书籍能够解释精神世界。对于这种人来说精神世界是反物质世界。获得了这个世界的给予和爱的品质才能感到它。
于是,一开始,我们从事学习卡巴拉不是为了理解精神的世界,而是为了获得其品质。那是因为如果人渴求获得这些品质,那么在学习之时 ,他为自己吸引这些品质逐渐地出现。这现象被称为“sgula”。
而随着精神品质的获得,人开始感到并理解卡巴拉书籍中所写的,那时同样的书籍对他来说变成课文,人的全新的精神世界的导游。
所以,去把伟大的卡巴拉学家Baal Sulam撰写的《十个Sefirot的教育》的改编为新手版,新手仍然不会理解所写的,他们是为了获得给予的品质而使用文字。
像研读物理学那样去学习卡巴拉没有意义,这不会让我们注意到改正。而研读的对象是人本身,那是因为所有世界处于我们内部,而光在我们内部里显露出。主要是——吸引光。
但达不到精神世界的人,也有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去写注释的人。但这怎么可能,如果人没有自己在精神世界显露这些额外的事情,而只是依赖于物质的理智去猜测。怎么能描述你没有达到的世界?!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主要是,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需要光的源泉——由达到全精神世界的人撰写的原文,以便我从本书那里,将会获得进行改正的光。
谁在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去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撰写注释,把这原文从精神力量的阶段降到物质科学的阶段上。恰恰相反,我不应该因为了解《十个Sefirot的教育》而感到安静,我应该意识到,我什么都不懂,但本书为我带来改正的力量,以及我开始逐渐地感到它对我的影响。
随着改正,在被改正的愿望中我来感到智慧。当Hasadim之光和Hohma之光披上我的改正的愿望,这就意味着我获得知识。就像所说的那样:“亚当认识了他的妻子——夏娃”——借助关系、借助团结。
出于这个原因,带注释的研读不会有效。我需要原文——最强烈的,以为我带来光。毕竟我本身是研究的对象,整个智慧都会在我内部里显露。
上课时,Rabash没有太注意于去给予解释。他仅仅是稍微解释一点,以让我们能够更好地与原文团结,并要求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那时存在两个团队——Rabash的团队和 Hilel的团队。我们感到“空虚”而下课,而参与Hilel的团队的人“被充满”、怀着理解而下课。
卡巴拉的研读是sgula、光的“神奇的品质”,而不是知识的源泉。知识随着光而到来。我们并不需要去思考:光让知识来充满你,如果你在给予方面相同于它。

来自2011年2月1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