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物质环境的浪漫期结束了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22日

问题:利己主义特别狡猾。我怎样才能肯定地知道,与利己主义玩游戏真的能驱使我前进,而不是它的诡计之一?
答案:如果我进入环境并了解什么对它是重要的,那这就意味着,我高于知识的信仰而前进。我特意对团队而言低头,并接受其价值,那是因为这些价值是精神的。我在自己面前树立他们,以让它们促使我上升。
我永远都不会有力量独立地上升。此外,我总是处于某种让我渴求特定的价值的环境中。
所以说,物质环境的价值观也是虚伪的。社会唤醒我去买车、房子、做设计……谁说过这是我真正需要的?毕竟身体是个只渴求休息的动物。为它提供特定的卡路里的数量和舒适的可以躺下的地方,它就不会想得更多。
但是社会告诉我,我应该买的是什么,以及我应该追求的是什么。否则社会不尊重我。这样,一直被环境所驱使,我一辈子都在试图让他们喜欢我。
但是现在,充分满足之时,我已经不想再唱他们的调子。我来进入新的环境,我选择怀着精神目标的环境。现在我只要在我的眼中看到他们的伟大——那时我就会在其帮助下成长。
我为自己以精神上的发展来安排人为的环境。这就是我的工作。在我的眼里,朋友们显得越伟大,我上升得就越高。

来自2011年2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