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短暂的约会——长期的准备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感到一切都很好,我不愿意升到更高的阶段,我该怎么办?
答案:我们拿会议来举例。会议之后我们感到了降落。从这一点我们可以达到真正的请求、要求、叫喊、祈祷。也许,我们需要类似的动作。睡觉之前,上课之前你要去想这一点:为了什么?为什么?怎样 ?
卡巴拉学家建议我们全心全意地对课程做出准备,甚至一系列的时间。准备要比课程本身占更多的时间。光不需要很多时间,人不需要整天去学习——一两个小时就足够。如果一天之内人创造意图并准备自己与光约会,那么最主要的事情几分钟之内就发生了。

来自2011年2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