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开一个“窗户”

人类、社会全球化利己主义

迄今为止,我们单独地在精神基因(reshimot)的影响下、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发展了。而现在我们开始一起在共同的reshimot的影响下发展。我们的确目睹,全世界是相关联的,如同一个统一的系统。
如果以前似乎是在电脑里为每一个人打开了他自己的“窗户”(在它之中每一个人都建立了自己的生命,与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并能够去做他所想要的),那么现在这已经无作用了。而问题是因为我们不熟悉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及每一个人在共同系统中的位置(在这里人与其他人是相连接的)。
我们的悲剧是,现在为我们显露出了统一的全网的系统,而我们不适合这系统并不懂得怎样去对待它。毕竟在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留下了个别主义者/利己主义者:每一个人都渴求按照各自的愿望去行动。
然而,一种完全不同的系统已经在影响着我们!曾经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到来了!那些与我们所有人工作的力量开始影响我们。于是,我们不得不去学习这个共同的完整的系统:其结构、其对我们的影响以及让我们适合它的方式。没有这种研读,我们就生存不下去,于是每一个人都要从事卡巴拉。

历史是Reshimot的浮现

暂无评论

四个理解的阶段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据说,在Shimon Bar Yohai与他的徒弟撰写《光辉之书》的时候,他们坐在洞穴里,卡巴拉学家Shimon Bar Yohai说话,卡巴拉学家Abba写下,而卡巴拉学家Shimon Bar Yohai的儿子——卡巴拉学家Elazar “pe el pe”(口口相传)地听着他,而所有其他徒弟通过心来听。这些不同的关系的阶段意味着什么?
答案:除了外在的卡巴拉可以进行沟通的语言——“枝语言”之外,他们还有内在的关系:所谓的“mi pe le ozen”(从口到耳)在Bina阶段上的关系(小的状态)以及所谓的“mi pe le pe”(从口到口)在 Keter阶段上的关系(大的状态)。为了这种关系已经不需要语言,在没有单词的情况下,通过内在的融合、团结能够彼此了解对方。
·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对方:
·    或者通过长时间的交流过程
·    或者一目了然
·    或者在没有单词的情况下相互理解对方
或者我们如此融合为一,以至于甚至不能说你理解我,而我理解你——那时因为分不出你我,而什么都不要给对方传达。
这是所存在的精神关系的阶段。

来自2011年2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