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是我们吗?

Adam Rishon(第一个人)只能被这样称呼,这名称让我们糊涂,并迫使我们去想似乎我们是与它相似的,毕竟我们也被叫做人。但这是精神的parcuf(给予的系统),我们与它暂时没有任何关系和任何接触点。
根据我获得“为了给予而享受”的愿望的程度,我将会进入这系统中。但这不会是我今天所理解的“我”——不是我的肉体,不是我的个性。这是全新的愿望、全新的意图、理解、感受——一切都是新的。
所以,你现在不要去想你与这个Adam Rishon的parcuf有某种关系。Adam Rishon是已改正过的灵魂的结构。而如果我给予亲近的人,如果我接替他们的愿望并实际上开始与这些愿望工作,那么作为结果就是我在我旁边建立了Adam Rishon(第一个人)的parcuf。
但假如我们没有给予亲近人的愿望,我就不能建立这parcuf的物质。我应该在我的物质/愿望之上来建立给予的意图,应对它、组织它,把它分为“rosh、toh、 sof”(精神的头、身体和结束),对待意图,做出计算,付出行为。 如果我这样组织自己,那么就会变成Adam Rishon的部分,并会被称为“人”(希伯来文的“人”是ben adam——Adam的儿子)。而暂时我与它没有任何关系。
Adam Rishon的身体是所有灵魂愿望的总和。如果我想要变成Adam(最终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变成这样),我就需要包容全世界的所有陌生的愿望并开始满足它们。

来自2011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