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问题已经是答案了

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月28

问题:为什么提出问题的过程这么不简单?为什么为内在的过程提供词汇的“外衣”这么不容易?
答案:那是因为在人感到痛苦之时他就会叫喊,而具体为什么疼他都不清楚。我们找医生,以让他做出诊断。在感到某种疼痛时,小孩不能说出他具体疼在哪里。
需要很多时间,以便在体验内心的疼痛、问题和障碍之时,开始感到:这是什么障碍? 为了什么呢?关于什么?我该怎样对待它们?这都是内在成熟的过程。
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研究:光要经过四个阶段,才能在它之下建立正确的愿望。
首先,我感到了对我来说某种不清楚的东西。随后立刻感到与这相反的状态:我感到了,而现在又感觉不到。然后我同时感到和感觉不到,我开始比较。只有借助相比这两种相反的感受我才开始理解,这到底是什么。理解了“这究竟是什么”之后,我开始了解原因,以及这一切在我内心怎么会出现。
也就是说,这是人内在成熟的全系列、秩序,这时人已经能够到来并说出:“是,我就在这个地方疼。就是因为这些我感到不舒服。这就是我的问题。就这一点要求借助答案去解决”。这很不简单。而我们要像帮助小孩那样去帮助这个人。他叫喊什么是没关系的,我们要接近他,注意到,并试图了解,他为什么感到不好,虽然他甚至问都不能问。我们将会发现这个共同的接触点。
但这是在所有阶段上存在的问题。你们要是问我,那么我也会体验同样的事情。每次在我们的意图中出现某种不清楚的:“什么?为什么?怎样?来自何地?在哪里有关系,与什么有关联?哪些原因?哪些结果?”这全部的链条开始逐渐地浮现,问题就会出现,而正确的答案来自正确的问题。
后来又会不清楚。为什么?有什么障碍?而后又会出现问题,又出现答案。所以说,为了提出问题,我们付出努力。

来自柏林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