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邪恶的阶段

问题:怎样才能向人传达另一种对现实的态度,以便他能够改变现在的普通的态度?
答案:在人没有绝对感到失望、没有使用所有哲学和态度(这都来自其利己主义)之前什么都不能做。也就是,首先他要获得对这个他所处的世界的特别大的绝望感,并感到不满。
1.    首先,我发现我感到糟糕!这阶段是必须要有的。
2.    在这同时,人要感到,不会更好!
3.    主要是,所有邪恶的原因是我的利己主义。
4.    于是我的所有动作只对我有害,这是所谓的“不如坐着,什么都不做”。更好的是安静地坐着,甚至动都不动,毕竟你的每个动作都来自利己主义,并导致了世界上邪恶的增多。
5.    那时人开始寻找,他该怎么做,怎样生存下去?这些解释必须包含所有经过的道路和所从事的事情,即宗教、哲学、科学。毕竟甚至是科学都是我们以自己的动机为基础而发展的,所以科学不能让我们脱离自私现实的领域。就这样我们检查所有一切并搞清楚,任何东西都不能拯救我们。
6.    那时,我们也许将会听取卡巴拉学家所说的。
就这么长的道路,当然在这条路上必须要有传播卡巴拉的系统。不然我们永远都不会看到,人类经历着发展的道路并获得积极的效果。
·    问题是,人要遭受多少次痛苦,以决定他已经不想了?
·    人必须要多少次地说,他不再愿意遭受痛苦,直到最终决定,真的要改变某物?
·    人要多少次地去理解,他必须改变某物,以便真的开始往那个方向前进!
就这样,为了达到某种结果我们必须进行许多动作,后者每一个都为我们带来问题、疼痛和痛苦……

来自2011年1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