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的练习

《光辉之书》描绘了精神的状态,每一个达到更高世界的人都会感觉到它们。但是本书用我们的物质的词汇来描述精神的形象。这些单词让我们去想物质的形象。这些词汇在我们的“接受的愿望”上,即自私的屏幕上,由我们的物质的品质来描绘物质的形象。
卡巴拉学家为了描述更高的世界而使用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因为在精神领域没有单词,只有感受,以及他们为他们所达到的精神的品质起了物质对象的名字。
于是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要试图认识到更高的、精神的、脱离物质形象的力量、状态、态度,而不是去想由这些物质的单词命名的我们所习惯感到的对象。这是很好的、很有用的练习。
比如说,我们在文字中读到这些单词:“前额”、“眼睛”、“耳朵”、“头发”。我们要立刻试图去想sfirot——keter、hohma、bina、zeir anpin、malhut,后者符合parcuf的部分:“前额”、“眼睛”、“耳朵”、“鼻子”、“嘴”、Galgalta Einaim 和AHAP。
“头发”(searot)是多余的反映之光,它不能穿上直接的光,于是反映之光向外泄漏并形成parcuf的“头发”。这些光以这种方式向下分散在更高的系统中、在Arih Anpin的rosh中,随后在 Zeir Anpin中。这样一来,通过许多parcufim,我们获得力量,以便唤醒、改正、充满我们。于是在《光辉之书》中我们研究这个改正灵魂的系统的全部。

来自2011年1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