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的练习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描绘了精神的状态,每一个达到更高世界的人都会感觉到它们。但是本书用我们的物质的词汇来描述精神的形象。这些单词让我们去想物质的形象。这些词汇在我们的“接受的愿望”上,即自私的屏幕上,由我们的物质的品质来描绘物质的形象。
卡巴拉学家为了描述更高的世界而使用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因为在精神领域没有单词,只有感受,以及他们为他们所达到的精神的品质起了物质对象的名字。
于是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要试图认识到更高的、精神的、脱离物质形象的力量、状态、态度,而不是去想由这些物质的单词命名的我们所习惯感到的对象。这是很好的、很有用的练习。
比如说,我们在文字中读到这些单词:“前额”、“眼睛”、“耳朵”、“头发”。我们要立刻试图去想sfirot——keter、hohma、bina、zeir anpin、malhut,后者符合parcuf的部分:“前额”、“眼睛”、“耳朵”、“鼻子”、“嘴”、Galgalta Einaim 和AHAP。
“头发”(searot)是多余的反映之光,它不能穿上直接的光,于是反映之光向外泄漏并形成parcuf的“头发”。这些光以这种方式向下分散在更高的系统中、在Arih Anpin的rosh中,随后在 Zeir Anpin中。这样一来,通过许多parcufim,我们获得力量,以便唤醒、改正、充满我们。于是在《光辉之书》中我们研究这个改正灵魂的系统的全部。

来自2011年1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自己检查吧!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上课时我不提问,我能进步吗?
答案:人自己要检查,他是否进步。他怎样才能检查?上课时,对于与他人的团结而言是否经过升上和降落的状态,是否对团结产生反感。
现在我唯一要知道的是:我是否去想我们间的团结,是否试图在团结中发现在《光辉之书》中所读到的形象——创造者的形象。
我追求这一点吗?是的。以什么程度去追求?上课时我多少次地脱离了这种想法,又多少次回来?在这工作的过程中,我多少次地担心他人,以让他们也处于这种意图中?那时他们的共同的思想也会影响到我,以便在脱离这些想法的那一刻我能立刻回到它们之中。这种瞬间的出入越多越好。
于是我需要团队的支持,我必须一直都处在关于团结的想法中。这就是我唯一要担心的事。根据这些标志我能够做出判断——我是否前进了。如果我没有脱离关于团结的想法,而又没有回到它们那儿,那就没有进步。
所以说,没什么可去问的了——要去检查自己。

来自2011年1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控制空白之处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Rabash《Dargot Sulam》第298篇文章中写道:“仁慈品质包含判决品质”。在降落的状态中,当一个人被接受快乐的愿望所控制,他毫无选择。然而,当他受给予的愿望支配时,他根本就不需要去选择。因此,他唯一的自由在于决定让哪一种愿望来控制他自己:是判断的品质还是仁慈的品质。
一个灵魂由10个Sefirot组成。从Keter到Tiferet的前三分之一是由Bina,即给予的愿望掌控着;而从Tiferet的后三分之一到Malhut,都是由Malhut,即接受的愿望控制;只有在中间——在Tiferet中间的三分之一,那里是“控制空白”之处:这个地方既不属于给予,也不属于接受。
实际上,有时候人无法决定选择哪个方向:他的思想和愿望不倾向任何一面。而这就是我们做出选择的位置。与此同时,我们通常会注意力分散,不去想任何特别的事情。但时间和人生却继续流逝着。
那么从控制着我的来自上面的两种力量中我怎样运用自己的自由?为了这么做,我需要选择环境,毕竟那时,当我处于中立状态时,我自己做出让谁来控制我的决定。
我被心里之点的呼叫唤醒并被带领到团队中。现在,我必须和他们之间建立一种正确的连接,以便团队影响到我,而我影响到团队。作为结果,我将用我所选择的团队的影响力来填充我的自由状态。
通过用团队的影响力来完善并充实我自己,我获得一个Kli(容器),随后我将会在其中接受到光。我在团队面前低下我的头,并因此接受到两种东西:
1. 由所有朋友的心里之点组成的巨大的愿望。
2. 屏幕(Masah)——我意识到值得为了给予而工作
那样,通过团队,我吸引到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环绕之光(Or Makif,缩写OM),正是这光来改正我。

选择的潜力始终属于我们。我们越特意地运用可利用的方法,比如老师、书本、团队、研读和卡巴拉的传播,就越会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出现。
那时我们将通过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把判断和仁慈的品质结合到一起,融合Bina和Malhut的力量,即右线和左线。我们将开始管理我们自己,而我们的选择之处将成为我们的中线。
通过尽可能多地吸引Bina和Malhut,以把它们连接成为一个整体,我们将获得精神生命,并开始攀登精神的阶梯。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有味道”的人
具有许多未知的生命
自由的领域“乘以62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