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丑的女人

对创造者的爱像是对世界上的一个丑女的爱,那是因为我爱其中具有的给予品质本身。而且这不是因为它为我的享乐的愿望带来了满足,而是因为这品质高于我的自私的品质,我尊敬它,爱它,比什么都更加重视它。
我还能对什么而言去衡量绝对的、不受任何条件限制的爱?在这个世界,我们去爱为我们带来满足的对象。但这都不是爱!我们去爱满足,而不是给予满足的那个对象。
虽然我把这愿望与自己相连接,那么在你每天向我提供快乐的时候,我爱你,但一旦你停止了,全部的爱都会结束。这就意味着我没有爱过你。
独立的爱只有在某种相反的基础上才能够出现,因为整个世界系统都是根据这种原则而建立的:有一种满足,我们要远离它并在它之上建立对给予者的态度。
而为了这一点我们被给予心里之点,它与自私的愿望相反。我们要借助同样的心里之点的“团队”来培育它。那时光会改正我们的心里之点,我们开始通过它感到爱,即使是在愿望中感到的憎恨。
但在中间,在它们之间,应该有分开的直线,它分离和帮助超越享乐的愿望。这意味着你紧跟创造者——你与它来认同自己,而不是与自己的利己主义。用这愿望的物质你来建立某种其他、崇高的、相反的事物。

来自2010年12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