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改变自己来改变世界

没有形式和方向的“心里之点”似乎是我的精神的干细胞。利用它我能够自由地建立自己。这是绳子的一头,它从那个我要达到的状态那儿被扔到我这儿。借助它依赖于我的自由选择,我已经在它周围发展了其余的一切。
全部的现实被分为我和外在的世界。而如果我知道怎样利用外在的现实,我就已经能够改变自己并这样实现我的自由的选择。自由仅在改变自己而不是改变世界的这一点上。世界全部是我的品质的印迹。
我只要知道怎样改正我的品质,怎样改变这些我内部里天生就含有的品质组合。为了这一点,我被给予kli(工具)、杠杆、“起重机”——借助它们我能够转变和提升自己!那时全部的现实都会发生变化。我将会看到一切都变了——似乎我在新的世界里出生了。
我是这样改变我对现实的态度还是现实本身?我改变现实!毕竟现实是我感受中所具有的那一切……

来自2010年11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精神世界的密码

问题:我还不懂得希伯来语,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该怎样?去看字幕,还是仅仅去听单词?
答案:除了希伯来文之外,所有其他语言都是为了让人们在这个世界上沟通。而希伯来文不是口头上的语言,这是精神动作(从ZAT de Bina (即七个下面的Sfirot)、ZA 和Malhut)在Malhut的物质中的记录。这些象征就是为了描述它们。
那时你似乎把你面前的文字看作是电脑软件中的命令的秩序——这是你在内部要实现的精神品质、力量和动作的记录。我就是这样来对待希伯来文。我不把它看作是文学语言,当你很流利地阅读文字——不像其他语言那样。
就这样,在阅读卡巴拉的文章时,虽然平时你不看字幕和其组合,但在任何情况下,你要去看单词的“内部”,其内在的含义。你要去看象征,毕竟字母本身也是一种象征。
在希伯来文中含有许多信息数据,在翻译中无法表达这一切。毕竟文字中的顺序描述sfirot、动作的序列。用其他语言怎么能表达这一点呢?
在每一个字母中我们都要去注意精神品质、动作的象征。

来自2010年12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通过团队——向上

一开始,我仅仅具有物质的“为了自己”的愿望和追求更高阶段的心里之点、给予品质的萌芽。我把它提升在愿望之上——因为我开始比任何物质的愿望更重视它,并从它那儿联系环境——团队、书籍、老师。
作为反馈,从他们那儿我获得增大的、处理好的愿望。我获得的愿望是更大的,发生变化的:我获得给予品质这一目标的重要性以及我感到单独无法达到它。
怀着这愿望我转向“上面”,提升MAN。并在那时“从上面”降临光(or makif),它让我们回到根源和给予品质那儿。
下面是必要的阶段:
1. 联系团队。
2. 从团队那儿获得精神的渴求。
3. 联系创造者。
4. 得到改正。
作为结果,kli、给予的容器出现——所有元素的总和。
问题:我怎样才能知道,我的渴求是从团队那里受到的?
答案:你应该检查你多么想与朋友们团结但却不能的程度。怀着这种需要,如果它包含了巨大的、质量上的付出,你提升MAN。换句话说,你的那些追求团结的愿望创造出关于对获得帮助的请求。
问题:根据什么标志我能知道,我正确地联系了团队?
答案:假如我正确地联系团队,那就会看到,朋友们是多么亲密和团结,而我离他们是多么远,我多么卑鄙,而他们多么伟大,而且他们追求的创造的目标是多么崇高,而我多么不能重视它。
团队对于我来说是理想、是标准,以这为基础我感到我的缺点。怀着这些缺点,我哪儿都不能去——只能呼叫创造者。如果我正确地联系团队,我就会在我内部里揭露出这些缺点,也就是,揭露出的缺乏和未满足的愿望立刻就能吸引到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这光从另一个星系来到我这儿——它也处于我内部、我的心中。只需要产生更深的愿望,以发现它。
注意:“团队”指的是不是物质的表象和品质,而是我的朋友们团结为一个系统的心里之点的关系。

来自2010年12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