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对团结的态度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29日

Rabash《Shlavei Sulam》1988/89, 第四篇文章“精神工作中的洪水”:高于知识的信仰是属于圣洁的领域……
问题:怎么到达这个领域?
答案:高于知识的信仰”指的是我具有给予的力量,提升到自私的愿望之上。这自私的愿望不停地在我内部里进行唤醒。这不是简单的去睡一会、吃吃或玩玩的愿望。这是阻止我与他人团结的愿望。
我们所谈的只有一个标准:为了团结或是反对团结。其余的愿望都属于动物的层次。真正的对满足的愿望(它属于人的层次)来自灵魂分裂。其余的一切都属于更低的我内部的层面:非生命的、植物的和自然的。我根本就不从事它们。
所以,我分析的标准是对团结的态度。而且,我被建议在团队里来检查自己,那是因为在广阔的世界中我肯定会遭遇困惑,甚至在那里我能与谁工作?
如果我们聚集在一起,以便团结起来,而我发现我不会,且不愿意,憎恨并拒绝概念本身——这就意味着我发现了我内部里的邪恶的基础。
我付出努力,试图上到这之上,并发现我不能做到。那时,当我感到了达到团结是多么重要而且必要,我很无奈地叫喊:“救救我!”——结果我从上面受到了给予的力量,它能帮助我去团结,起码一点点的与他人的团结。
他们感觉不到这一点,而且不应该感到。这里所谈的是人内在的工作。这种人已经开始在这对团结的追求中感到共同的团结力量。它被称为“创造者”。
就这样,人从一个阶段移动到另一个阶段。他的愿望逐渐地滋长,越来越强烈地反对着团结。人付出努力,试图靠着自己来克服,然后是失败,感到失望,开始呼叫并请求给予的力量。正是在这给予的力量中(它旨在团队的心)人来发现创造者。

来自2010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