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频率中的世界

问题:你说过,我们必须发展敏感度。能不能解释,这为什么是必要的,而且怎样才能变得更加敏感?
答案:精神达到的道路是敏感度的增加。习惯变成第二个本质。我们在我们内部来发展曾经没有使用过的品质和能力,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具有这种能力——感到迄今为止把握不了现象。它们存在于环绕我们的自然中,毕竟更高的世界就在这里。它在哪儿呢?它处于不同的频率中、不同的品质中,我没有这品质,所以认识不到它。
于是,一切都取决于我们能提高的我们对给予品质的敏感的程度。随后我将会感到的不是吸收到自己内部的网(它是在万物之间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上运转的),而是给予的网,后者是在人的层次上或者在所谓的“说话的”层次上、在灵魂之间运转。我们就是要达到这给予的网,所以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敏感度。

来自2010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主要是继续

问题:假如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一直都去想怎样与朋友们团结,那么在特定的阶段里这就会变为“咒语”,它自己就会回来的,而我感觉不到真正的意图。我仍然要继续吗?
答案:意图不真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们处于享乐的愿望中,这是我们的本质。我们不要欺骗自己,我们是在天空中飘移的天使。
但从这状态中,我试图做到我所能做的,以获得某种给予的品质,就像所说的那样:“我们做到了和听见了”。你怎么能想象此品质。付出努力,你像孩子那样长大:孩子想跟着大人学习并尽量付出努力。就这样我们学习和长大。

来自2010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内在的工作

问题:什么是内在的工作?
答案:内在的工作是追求接近他人并通过他人追求发现创造者。 内在的工作是指人愿意上升到自己的愿望之上,上升到自己的想法之上,并感到后者不是他的。
我们的问题是开始把我所认为的“我”感受为“这不是我”。这正好是与我相反的。
问题:这像是不断的分析吗?
答案:当然。这是感情上的分析。这都会到来。开始考虑这一点吧。

来自2010年12月27日的《与Vladek Zankovsky的每周电话》

我们意图的世界

卡巴拉科学谈论的全部是给予的动作,后者是在我们之间实现的。毕竟整个现实都处于给予中,只有这个世界不是,其品质是相反的——在这里每一个人都为了自己而尽量多地接受。在这个“吸收到自己内部”的趋势下,我们来感受我们的现实。
想象一下微小的愿望,它们似乎是被分散在纬度上。如果其中的每一个愿望都有意图,使用着所有一切,尽量多地为自己赢得,那么它们会在其中形成所谓的“这个世界”(在其所有物质的形式)的关系。
那时人们根据层次而相互连接,结婚、生子、团结:一切都根据他们的意图从他人的身上获得满足。就这样他们建立相互间的关系。而这就是所谓的“我们的世界”、“这个现实”,包括其所有层面: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我们把他人看得更亲密或者更疏远,或多或少取决于他们,但这一切都是根据我们的享乐的意图而决定的。

我们自己建立这个现实:通过我们的享受所有一切的意图。但如果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人说:“不!我想通过给予的而非接受的意图去对待他人。”——他就会看到自己的新的对同样的现实的态度——它会变成精神世界。关于这一点是这样说的:“他看到了相反的世界。”一切都取决于意图。从“为了自己”的意图转到“给予的意图”指的是越过mahsom的壁垒。在这个给予的意图中具有125个阶段,直到我们达到完整的意图、绝对的给予。
我们现在在为了自己的意图中感知的现实是幻想中的现实。它被给予我们仅仅是为了我们从它那儿走到真正的对现实的感知。我们特意地被提供给这种自私的对他人的态度,以让我们从它那里开始工作并走到给予的品质,甚至通过125个阶段更清楚地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是通过世界的阶段上升。这个世界或精神世界的感受仅仅取决于我们的意图。

来自2010年12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