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蜡烛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24日

如果我们从外面、超越这个世界的边疆来目睹自己,我们将会发现,其中的“生命”不是生命。我们离真正的生命的概念特别远。对于精神领域而言,我们是死的,而我们的现实算是昏厥状态中的幻象、短暂的对全世界来说都是足够的火花。
当人获得光之时他真正地在生活着,把光保留在自己之上,并不让这满足消失,而在这同时不让光直接进入愿望里面。光和愿望没有彼此抵消对方,但在这同时也不会失去关系。它们似乎是一根蜡烛,像油、火和在它们之间的灯芯那样。

油是我们的物质、愿望。灯芯是屏幕(masah),而蜡烛的火焰是光。我把火保留在自己之上,在它和愿望之间划出界限:以不完全地拒绝光并为了给予来保留它。我逐渐地计算,我要加多少油、要加多大愿望,以让火焰以最好的方式燃烧。这样我的蜡烛就不会熄灭。
我们成功了——就能感到永恒和完美的生命。而此机会就在我们面前。

来自2010年12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