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永恒做好准备

精神工作

问题:Baal Sulam写道,想要通过光之路( ahishena,加快时间)前进,我必须把我的不好的品质转变为好的。但你说了,只有在 mahsom(这个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边境)那边爱才会揭露出我的不好的品质和邪恶的基础。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不是在走光之路,而是痛苦之路( beito,及时)?
答案:无论怎样,你已经在以特定的程度感到自己的邪恶,毕竟你处在准备期中。你可以属于四个发展的阶段:
一、像普通的我们世界的人们
二、准备期
三、在hafec hesed 品质中(为了自己什么都部想)。
四、在爱的品质中。
“Hafec hesed”和“爱”已经属于精神领域的阶段。“像所有不同的人们”和“准备期”属于物质领域的阶段。物质是“为了自己”的意图,精神是“为了给予”。在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之间具有mahsom。

在你处于精神领域的时候,你一方面有邪恶的基础、创造物的物质,而另一面具有良好的基础和进行改正的光。而在下面,在物质世界,没有这些。
但是甚至现在,当你在准备期时,你仍然具有某种精神的反映和大概的关于左线和右线、上升和降落的想象,于是这时期被称为准备期。你与它们工作。无论怎样你都在进步。你大概地理解卡巴拉书籍的内容,虽然这仍然是在你自私物质的投影下。但你已经懂得和感到一切东西。这是巨大的成就!
难道准备期一文不值?!它可以延迟几十年。那又怎么了?!但你经过了它就会进入永恒!所以不要忽视准备期。你处于特别激烈的、巨大的和强烈的过程中。要重视它!如果人瞧不起准备期,他就会失去所有力量。
我们每一秒中都要处于这个过程中,而且每次都要为它加一点东西,比如越来越强烈的、能够提供更深解释的会议。
甚至降落的状态变得更加清楚和明显,并更好地理解其原因,分别内在的品质。而这就是最重要的。

来自2010年12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光带来成功

暂无评论

短暂的时刻和永久的生命

人类、社会精神精神工作

愿望为满足提供滋味。假如我口渴得厉害,每一口水都会导致巨大的折磨。在满足是一部分而愿望巨大的情况下,愿望和满足之间的距离让我们感受到生命。
也就是说,我们不是根据愿望,也不是根据满足本身来判断生命,而是根据愿望和满足间的相反程度。其中的张力、门槛越大,我含有的生命力、力气就越大。
我的容器满了,我的容器空了,这都不好。最重要是这样去做:充满空的容器并把握与它见面的时刻。
怎样保持住该时刻?毕竟最大的来自食欲、性欲和名誉的满足达到了极点就会变弱并熄灭。时间一刻一刻地流逝,而我看到我的生命稍微地闪烁,突破虚无,而又下降进去。就像那首歌所唱的那样:“在过去和将来只有一刻”,也就是,在我面前闪烁的光和快要把它吞噬的黑暗。目前的满足感还没消失,而我已经要准备下一个了,以便不失去对生命的感受。
但愿望一直都在滋长,世界深入绝望中。将来的满足不再为人类照耀,瞬间的喜悦无法隐藏降临的黑暗,人生不再有意义。
我们的生命熄灭,因为我们无法保持短暂的感到满足的时刻。我们要学会怎么去这样做:我们要学会提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反对它工作。那时人经历了“十种埃及的刑法”,把自己的愿望留在下面并达到“Sinai之山”,也就是获得能够给它提供屏幕的光。
精神的达到基于特别的容器、kli,后者让人保持自己在愿望之上,让人处于给予中。获得了给予的kli之后,人有机会一直都与满足保持关系,并在这同时他的愿望不熄灭:毕竟充满的不是愿望本身,而是在其之上的是为了给予的意图。
在给予之时,在走出自己并生活于归还他人的满足中时,人才能达到完美。 人生、永久的生命不在自己的愿望中,而是在反映之光中,这光满足他人的愿望并为创造者带来快乐。

来自2010年12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我的蜡烛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如果我们从外面、超越这个世界的边疆来目睹自己,我们将会发现,其中的“生命”不是生命。我们离真正的生命的概念特别远。对于精神领域而言,我们是死的,而我们的现实算是昏厥状态中的幻象、短暂的对全世界来说都是足够的火花。
当人获得光之时他真正地在生活着,把光保留在自己之上,并不让这满足消失,而在这同时不让光直接进入愿望里面。光和愿望没有彼此抵消对方,但在这同时也不会失去关系。它们似乎是一根蜡烛,像油、火和在它们之间的灯芯那样。

油是我们的物质、愿望。灯芯是屏幕(masah),而蜡烛的火焰是光。我把火保留在自己之上,在它和愿望之间划出界限:以不完全地拒绝光并为了给予来保留它。我逐渐地计算,我要加多少油、要加多大愿望,以让火焰以最好的方式燃烧。这样我的蜡烛就不会熄灭。
我们成功了——就能感到永恒和完美的生命。而此机会就在我们面前。

来自2010年12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