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药而非甜蜜谎言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21日

光总让我感到它和愿望之间的距离,它总是给我带来不好的感受,而且不能带来任何好的感受。光总是首先让我产生对邪恶、真理的感知。我越高地升到“甜苦”的感觉之上,并进行“真假”的分析,以不顾“苦味”而发现真理,光就能多么强地影响到我。
但我从哪里可以受到力量,以抓住真理,甚至如果我感到糟糕?我只能从环境那儿受到这额外的力量。光按照我们准备的程度影响我们。它可以等待一千年直到我们通过微小的一步一步的发展做出准备,也可以在每一秒中很严格地加强其作用——如果我们准备好了。对它而言没有任何延迟。延迟依赖于我能够忍受kelim和光之间的距离的程度,也依赖于我在“高于知识的”、超越身体上痛苦的程度:当我不顾苦味而仍然准备处于真理中。毕竟这真的是苦的:不使用接受的kelim,为了自己的愿望,并留在给予的意图中。
于是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加快发展——只有通过与环境团结。而与环境的团结,也是非常疼痛的。我不能克服自己。我可以千万个小时说着朋友们团结,但这仅仅是空话而已。而后来,我碰到我内在的墙壁,并且除了说空话,别的什么都不能做。
但如果我们至少一起尝试去这样做,每一个人都会从他人那儿获得印象,并到达真理之点——他什么都不能做,而且他必须破坏的就是这墙壁。那时人要求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来自2010年1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加快时间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