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你那儿去了多少年

问题:你说过,我越接近创造者就越强烈地讨厌它,因为它给予的品质相反于我。而在这同时我一直都远离自己,我变得越来越难。怎样解决这问题?
答案:解决方法就是更加重视与创造者的融合。那时如果我改变我的价值观,而对我来说最重要是融合,在我内部立刻发生转变——就像胎儿在接近生产时把头转向下面。
我突然间开始发现,正好这相反(憎恨、拒绝、远离)是新的正确的发现爱和融合的愿望/kelim。否则,我在哪里会看到爱?
我去你那儿去了多少年?克服了多少高峰和降落以便达到你?这就是爱的措施。
于是,如果我开始理解融合是目标,那么就从这融合的一点我开始将所有不幸、失望、道路上的困难、所有以前的包袱、所有障碍看作容器(kelim),没有它们就无法达到爱和融合。
在道路上我们就是要发现这一切,毕竟现在我没有与创造者建立关系的任何愿望/kli。你没有感到任何接近它的难度,这我们还会发现。

来自2010年12月20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在梦乡中——与创造者的融合
重视创造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