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象力的游戏

卡巴拉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18日

问题:我很多次听您说,为我造成各种不舒服的情况的人,烦我或者让我感到委屈的人实际上都处于我的内部。我该怎样感到和理解这一点?
答案:当真正的现实为我出现那一刻,我理解到,一切都是在我内部中感受的,在外面没有任何什么。“我之外”这种概念根本就不存在。那是因为一切都发生在我的感受中、在我的感知中。而现在我目睹的现实:这个世界的空间、无限的宇宙、地球和其所有细节,这些我都在我内部感到。于是,随着我共同自私的愿望的改正,这全部的图像都发生变化。
只不过在我们世界中,我们感觉不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把它感受为在质量上不变的愿望中:这愿望只能变得或大或小。假如我们改变了其基本的品质:不再吸收到里面,而开始给予,那么我们就会从外面感到自己的曾经的感知并能够正确地判断目前所发生的。
而这很不简单。即难以理解,又无法感到。只有借助最高之光,立刻发生转变,因为这光逐渐地一滴一滴地影响到我们。人除了他所含有的不同的品质/ kelim,还会获得额外的、新的品质/kelim。这世界不消失,只不过是人开始感到额外的现实——其另一个部分。而只有在那时他才能理解他所处的地方并实际上感到我们的世界仅仅是幻想。

来自2010年12月12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