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任何艺术的种类:绘画、音乐、舞蹈——这些自我表现的方式也被称为“科学”,毕竟这都是来自同样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就像我研究这个世界,也就是,对于光而言来研究我的自私的品质那样,我在舞蹈、绘画或音乐中来研究我自己的表象,在白的背景下。
两者都反映所存在的规律性。只不过在创造过程中我研究特殊的、个别的品质。而在普通的科学中,我研究我的愿望在我们的共同的自私的本质层面上,于是我们都发现同样的现象并把这叫做科学。
比方说,什么叫物理学?这是对我怎样在白光背景下看到我本质的研究。但我们都获得同样的结果,所谓的“事实”,这是因为在进行研究的层面上(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我们都含有同样的品质。
但也有更高的自私本质的层面——“人/说话的层次”。这个我们的层面是不同的,那是因为在它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精神的根源和自由意志/自由选择,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使用着这层面去跳舞、唱歌、绘画或者演奏了乐器的时候,我们具有很有个性的结果。然而,这一切都来自同样的享乐的愿望。
卡巴拉科学对感知现实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态度。我们仅仅认为,严格的科学的规律和自由的创造性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两者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产物。但如果我们大家都做同样的动作,那就去想这形式在自然中是永久存在的,把它称作规律并基于这一点来建立科学。
如果我们创造音乐,那么第一个人创造这种旋律,第二个人又有不同的旋律,第三个创造的旋律也不同,具有千万种不同的旋律,所以我们说这不是科学,毕竟每一人想怎样就怎样去做。在“人的层次”已经无法准确目睹“科学的”规律性:心理学和所有 艺术(绘画、音乐、舞蹈)都属于这个层面。但这也是“科学”——即在白光的背景下表现出的我的愿望的形式,这些形式我能看到并研读。但只能借助实际。
只不过现在在人的层面上我们无法理解这些形式而已。当我们借助卡巴拉科学在自己内部里演变了这个“人”的层次,我们就会很明确地、科学性地来研究它,并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绘画、跳舞和唱歌,我们会理解这一切来自什么。那时这会变为明确的科学——在白光的背景下研究我们愿望表现的科学。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