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力量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想要研究给予——需要获得第二个力量。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是利己的物质,所以我们为了研究这些层面仅仅需要我们的自私的本质。我们的设备适合于这个“范围”内的研究。
但人的层面已经是类似于创造者的层面,于是为了对它进行研究,我需要精神的力量。这样我就能够在与创造者进行对比时研究我的物质——一个面对一个地。
于是,没有接受给予的力量,我还不算是卡巴拉学家——科学家。卡巴拉学家是具有和使用两种力量的人,借助这些力量他来研究创造者。
卡巴拉学家研究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对他而言显露的创造者。他借助给予的力量越来越深地进入创造者内部。人获得的给予力量越大,他就能越好地理解给予是什么,并使自己的享乐的愿望变得与这力量相同。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关于卡巴拉学家
什么是创造者?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拯救是什么?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据说,打开卡巴拉书籍的人想要拯救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他提出人生意义的问题,他寻找意义并愿意排除比死亡都糟糕的空虚感。我们目睹,全人类在逐渐地接近这种状态。
当人在心的最深之地呼叫拯救,那么那时对他而言什么是拯救?这就是全部的问题:他是否正确地想象所请求的拯救?拯救对他而言是不是意味着升到利己主义之上,与亲近的人、与整个现实团结为一个整体?他是否理解,他不再能使用接受的愿望(kelim)?他是否问过自己:如果只有为了接受,为了吸收到内部而生活,这有什么意义?
如果人真的渴求更多,这只有在给予的愿望中才是可以的,这些愿望的方向指向外面。在这种情况下,他之于请求的叫喊指的是:“在那个吸收而非给予的愿望的控制中来拯救我吧!”
如果人的心已经指向外面,如果他已经想走出自己之外,与大人建立关系,并在关系中感到生命——那么他的意图就是正确的,并且,到来的光将会让他回到根源。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研究创造者的科学

卡巴拉灵魂精神工作

最大的问题是,普通的人能够研究低于人的层面的范围: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和动物界。而人类层面的愿望,人不能分别和研究,那是因为这个愿望应该与创造者相同!这愿望被称为“来自上面的神圣的部分”。而你暂时看不到它,于是,你不能研究这个层面的愿望。
人的层面的愿望被称为灵魂,这是灵魂的物质。物质是享乐的愿望,其形式——与创造者的相似。卡巴拉学家正是研究这一相似:我们哪里类似于创造者,怎样类似,在什么阶段上,在什么条件下等?
卡巴拉科学家研究的是:享乐愿望的物质怎样获得创造者的形式,并随后开始被称为灵魂。灵魂(neshama)是直到改正过程结束的那一刻我们能够达到的相同于创造者的最高的的阶段(Nefesh——Ruah ——Neshama)。
这门科学暂时具有这种限制,直到所有人从事了它,并且我们都能够在一起在更高的阶段进行研究!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