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了努力并找到了(igati ve macati)

人们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你为自己定下了什么目标——好的或不好的,都需要付出努力。工人、小偷、科学家、运动员都需要付出努力。想要获得所渴求的必须要付出努力。
毕竟创造物是由享乐的愿望创造的,而它像任何物质那样,都追求安静。于是任何行为(动作)要求我们使出力气(动机)。这规律运行在所有自然的层面上——从非生命的到人类的。
在我们的世界,随着利己主义的发展,我们付出越来越多的努力,以达到所渴求的并获得利益。

谈论到精神世界的卡巴拉学家也强调这一原则:“根据所吃的苦的多少来获得报酬”,“付出了努力——便会找到”。公式是同样的,只有一个区别:精神的动作不是在享乐愿望中实现的。在人内部里出现了Adam阶段的愿望(即人开始渴求变得与创造者相同),他找到工作,并且那时的工作顺序是如此:
1.我在团队中研读卡巴拉科学——为了团结。
2.我的利己主义借助研读而滋长。这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利己主义,它一点都不像普通的我们世界的利己主义。随着它的滋长,我清楚地发现我与目标、给予多么相反。对朋友们和对团结的憎恨为我显露出来。
3.我需要感知到目标的重要性,而这感知来自研读和团队。
4.危机到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并在那时理解,我需要使我们返回到根源光(or makif)的帮助。
5.我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学习——为了在团队中吸引环绕之光(or makif)。
6.结果——意外的惊喜!
在精神道路上,不像我们世界那样,实现利己主义不那么简单。在这个世界我付出努力并达到结果。另一方面,精神发展要求,在我内部里滋长反对团结的利己主义,而在这同时提高了给予的重要性——否则何必要付出努力?我学习是为了吸引or makif,只有那时我才能找到所渴求的。什么叫意外惊喜?给予!

就这样我们获得第二个本质。我们以接受的本质为开始,而最终获得给予的本质。可是在获得新的本质的道路上即需要自己的努力,需要环绕之光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0日的课程,根据Rabash的文章

吸引我的光

问题:我的愿望来自何处?
答案:所有愿望来自更高的阶段,它披在你之上,唤醒你。你内部里的愿望是来自更高阶段的、唤醒愿望的微小的光辉。毕竟你的愿望似乎仅仅是一块铁。在光来到你这儿的时候,它开始“温暖”你,以某种方式与你工作。
你渴求某种东西的感受来自什么?这已经是处于你内部里的光,吸引你,只不过还在以不同的方向。而没有光的愿望,我们感觉不到,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甚至现在都处在无止境世界的Malhut中。但有什么用?我们在感觉到什么?只有我们的世界,没别的了。为什么?所有其他我内部里的愿望,除了这个微小的地方,都没有被照耀,于是我感觉不到它们。我们对它们感觉不到任何吸引力。

来自2010年1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精神的三重奏

问题:“zivug”(融合) 和“bitush”(碰撞)有什么区别?
答案:“zivug”(融合)是两种精神对象的融合,它们彼此不对立,并能够根据相同的品质、意图和目标相团结,就像两个人团结在合作中或婚姻中。
假如,有两个具有共同精神目标的人。在他们之间他们总是相互对抗和冲突,那是因为在他们之间运转着分裂之力量。但他们发现他们单独无法达到那目标。如果我单独进步——在我面前会出现不可逾越的障碍。如果第二个人单独发展,在他面前也会出现障碍。
怎么办?那时我取消我的利己主义,而他取消他的。我们越取消自己的利己主义,我们就越能够团结,以及能够达到目标。
这是创造者定的条件,毕竟只有在我们的相互关系中能够达到目标,那是因为目标本身是给予。你想要达到目标?可以!取消自己的利己主义,这样你就能为给予建立kli/容器,并能按照这措使用给予之光充满自己。

这是可以的,但只有我取消了我的利己主义,而第二个人放弃他的利己主义。于是我对自己的利己主义进行打击(akaa),第二个人——对他的利己主义,我们间的团结(zivug de akaa)就这样发生。打击是在自己内部、对自己的利己主义进行的,而zivug是与他人,在我之外。
现在可以出现问题:但如果我甚至在打击了自己的利己主义之后仍然不想与他人团结,为什么zivug会发生?那是因为通过打击拒绝我的利己主义,我为自己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光驱使我进入团结、zivug中。

来自2010年12月10日的课程,根据Rabash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