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光

我像创造者精神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我们都是光的衍生,于是必须达到它。我们的所有最强烈的愿望、祈祷和追求都指向。潜意识地我们只想光,其实我们一辈子全部的时间都在追求光。而所有这些满足和所有满足的源泉:食品、衣服、新车,无论是什么,都来自光!
只不过在我们内部它们获得某种具体的形式,并只在我们内部如同特定的满足种类被感知:车辆、小宝宝、家庭、温暖、安静、优美的风景等。但在这些所有对象中我感到光,就是它为我描画出这些对象。
于是人们逐渐地对这些东西失去兴趣:人类将会追求看到这些满足的根源:光本身,而不是其表现。
我不会再想那辆车,它能给我什么?满足。所以,我想 “以其纯洁的样子” 得到满足,在没有车的外壳的情况下,我何必还需要一堆铁?毕竟只有在我开车时它才能给我带来满足,不开,满足也就没有。而如果我感到旅游枯燥乏味,那么车会孤独地呆在家门旁边。但我寻找的毕竟是满足感!
随着历史发展,我们追求发现一些更微妙的、难以捉摸的东西和“浪花”。于是在今天的世界一切都呈现出微型化、数量转变为质量。对于人而言也发生同样的过程:他不再愿意认知物质世界,而开始追求发现精神世界。
人们还不理解这一点,但自杀数量、恐怖主义的行为、毒品流行、许多的离婚都证明人们已经感到巨大的满足的缺陷,甚至这空虚感达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至于不再能通过自己的人生来充满它。而这意味着人需要光本身,而不是其代替物,不是光能为人描画出来的代替物。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课程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什么是创造者?

暂无评论

多面的最高统治

我像创造者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最高的统治特别复杂。毕竟我们的状态(reshimot、愿望)在不停地发生变化。但我们感觉不到一切都在变,而且变化是在我们内部而不是在我们之外。我们意识不到这一点,我们仅仅感到不断改变的世界及其对我不同的态度。
当然,这一切都是创造者通过种种这个世界的外壳为我们安排。但我们把这个不稳定的态度与他人或者与创造者,而有时候与自己本身连接——但这已经取决于人的阶段。
如果人把这“变异”与创造者相连,这已经算是改正的开头,就像所说的那样:“除了它,善和行善的,没有其他的”。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共同的光,它们如同环绕的光发挥作用,也有个别的光,它们也唤醒kelim/愿望,驱使它们发展。
如果我们自己不进步,那么到来的光将会借助残酷的克服力量(gvurot)、通过残酷的方法发展我们。但要理解,是我们自己吸取这种光的影响。
光以不变的形式到来,它们一直有利于我们,以让我们在品质上变得与创造者相同。毕竟它们在无止境世界的状态中施加影响,这状态是原始的、最终的和完美的。
但是在光的影响下发展的kli/愿望经过不同的进程阶段。于是我们感到,存在缓慢的逐步的发展,也存在快速的、立刻的发展,符合或反对光的,似乎是好的和不好的发展方式。

来自2010年1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为了朋友们而给予自己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上课时的意图应该怎样,人必须要牢记和吸收:大家要“如一人一心”相互连接在我们的共同的关系的系统——“相互担保”中。
一方面,每一个人感到他自己,而另一面,在这个感受之上人感到如此亲密的与他人的关系,以至于甚至不能完成一个自由的移动。就这样人想要忠诚于团队。
我似乎被编织在蜘蛛网中,通过它我的信号进进出出。在理智和心中我都没有任何我自己的内涵。只具有一个唯一的点,它不停地努力渴求到达这网中并愿意把自己交给它。
这就是自我取消。我多么想给予他人,更高之光影响到我,并让我变成共同系统的一部分。
那时我感到,一方面,我多么忠诚于它,另一面,我感到它全部是我的。就像母亲把自己全部给予她孩子一样,而他们两个都感到孩子是她的。两者都应该要有。关于这一点在《雅歌》中是这样说的:“我为亲爱的,而亲爱的为我”。我们就要这样工作。

来自2010年1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