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取消自己来长大

自我取消的动作在整个精神发展的过程中都存在着。在每一个阶段中,创造物取消自己的愿望,这愿望是如同“从没有中而存在的”,并且我们为了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而使用它。首先,创造物把自己看作一个点来取消,是为了获得巨大的需求。为了什么?为了具有符合创造者的Kli。在第二个阶段上它取消这个需求并上升在它之上。取消愿望意味着突破 mahsom(我们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壁垒)。上升了之后,创造物不再受自己愿望的控制并变得自由,随后走到下一个阶段。在那里它更新愿望,甚至在其内部开始接受满足,但不是为了自己的满足,而是为了满足爱它的创造者,并这样向它表示自己的爱。也就是说,在整个提升于精神阶段阶梯的过程中(该阶梯朝向最终改正的状态),创造物一直都在进行自我取消。

这样一来,自我取消同时是手段、动作和结果,借助它我们能够在价值观的阶梯中提升,直到达到最高的品质——这时取消是如此伟大以至于让我们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荒谬的是,正是借助取消的动作——通过取消我的“来自没有中的存在的”点——我达到创造者的伟大性。因为光影响它,所以我靠着它一直都在成长。
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感觉不到创造者,分别不出精神的力量,不理解创造的目标。对谁而言我们能够取消自己?
对团队而言:老师、书籍及追求同样目标的人们。对于他们而言我取消自己,而不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愿望而言,后者与精神发展毫无关联。我在团队中融化,似乎我不存在:在我的“来自没有中存在的”(esh mi ain)点中仅仅留下第二个部分——ain/没有,并在放弃我的想法和感情的同时来接受他们的想法和感情。借助这个动作我进入精神的系统并开始接受环绕之光,它们让我进入精神世界。

来自2010年12月6日的课程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