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问题:你说,最终每一个人都要发现与自然平衡的公式。难道卡巴拉想把每一个人都当作研究者,并迫使他们发现自然的公式?
答案:但这是很简单的公式!我们都处于自然中并渴求处于舒服的状态中。平衡指的正好是解开方程、显露自己最舒服状态的公式:我需要怎样的温暖、湿度、食品、庇护所、家和孩子、可靠的挣钱的地方等。在我们世界中这就意味着与自然获得平衡、满足自己的所有愿望。
而自然是如此地发展我,以至于这平衡一直都被打破——而我应该反复地试图获得平衡,并同时前进。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平衡。甚至如果人追求获得势力或者挣几百万美金:他这样做因为在内部里感到有这种要求,并渴求去满足它,让它获得平衡,以让自己安静下来。
所以,卡巴拉科学所谈的发展是在这个世界上最正常的和自然而然的对每一个人的发展。只不过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与他人稍微不同的达到这平衡的公式。平衡指的是我感到如此之好,以至于不能更好!
这种状态被称为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那时所有愿望都经过了改正——也就是被完全充满的,每个人的各种愿望都获得满足。
我可不想找某种明智的自然公式!如果我获得了最舒服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我什么都不想改变,这就意味着我为自己发现了自然平衡的公式!
换句话或,我发现我可以是伟大的、成功的,而且这个我现在发现自己的形式被称为“创造者”或者自然。似乎我在不断长大,并最终变成了国王,而现在在看:这是我的宫殿、这是我的军队、这是我的民族。
人的完全被满足指的是他发现了作为创造者的公式。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在进入新世界的门槛前

问题:为什么在我们理解之前创造者开始惩罚我们?难道要这样对待不聪明的孩子吗?
答案:无法以不同的方式发展。你难道对孩子如此慢地成长、不断地捣乱、因磕碰起这么多包而不感到生气吗?这仍然是唯一的搞清楚自己的kelim/愿望的方法。
我们一辈子都感到痛苦、操心,这就是解释的过程,没办法。而在我们最终达到精神发展的阶段,进入团队并渴求在其内部发现精神世界、创造者时——你们看看一开始有多么混乱:我们背着曾经所获得的宗教方面的荒诞的说法和之于精神世界的偏见,总体来讲,我们根本就不懂得这是什么。
何必要这样,难道不能提供具有正确线路的地图,以便我们能够肯定地、安静地进步?
但我们不理解更高的计划:每一个阻碍你的步骤是进行解释的地方。你感到困惑,在一个地方转圈,好像每次都又回到同样的事情上,但这不一样,每一次都是新的解释。
而人类绝对流浪在黑暗中,被许多各种各样的信仰和偏见迷惑,而且还会需要很长时间,以让人类离开这混乱。没办法,这就是发展之路。
但在未来几年,巨大的变化将会开始很快地发生。我们以为世界将会根据同样的速度演变,但我们没有注意到全球化。现在已经不是微小的规律分开地影响到“70个民族”中每一个,而是全人类都被一个共同的规律影响着。
新的控制系统将显露出。
于是我们的世界变成全球性的,这同一个规律、力量来团结它,激烈的变化期待着世界。我们将会大踏步向前进。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创造者显露自己的地方

问题:为了达到共同的祈祷,怎样才能与他人的愿望连接?
答案:要理解,所有改正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一个领域——“地方”而发生。而如果我的想法不属于这个共同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我处于在Acilut世界的Malhut之外,在无止境世界的Malhut之外、在团队之外、在这个能够发现创造者的“地方”之外(创造者被称为“地方”),也就是说,我处在现实之外。
毕竟就是那个它出现的地方被称为现实。而这个世界,在这里创造者是被隐藏的,不算是实际存在的。全部的精神的现实出现在我们的共同的kli/容器/愿望之中。

同样的地方
建立房子的“地方”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描画世界的人

问题:随着我的发展,我应该越来越感谢存在的最高的力量,因为它让我前进。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我怎样才能依靠最高的力量呢?
答案:不要依靠!我不相信最高的力量,直到在内部里启动了我自己的力量。没有创造者就没有创造物!我们仅仅借助我们的请求、MAN而进步,通过它我们来影响自然的力量。
在描写parcufim的时候,卡巴拉学家仅仅谈到给予的动作。Parcufim本身不存在。类似地,他们描述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存在:没有创造者,没有世界,什么都没有,如果人没有启动自己的给予的力量。随着人的给予力量的运转,世界立刻就会出现——不是对人而言,而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否则世界就不会存在。整个现实,包括精神的,都存在于人的内部。关于这一点卡巴拉科学在“感知现实”的题目中谈到了。
那么人能依靠什么?在人之外什么都不存在,一切都在他内部。而如果我们没有开始行动,那么就不会建立世界系统。
一旦我渴求给予,我立刻就会出现在无止境的光的对面,并在它和我之间立刻诞生出世界——我的与无止境世界间关系的系统。如果我没有完成我的给予的动作,那就没有世界,什么都没有。毕竟全部的精神的现实(我门根本就不谈论物质的现实,它毕竟是虚幻的)存在于人的内部,并取决于人所具有的给予力量的程度。如果人没有给予的力量,那么什么都不存在。我们不能说一些事物存在于人之外,如果人本身没有去建立、催生并复活这一切的话。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