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心敲创造者的门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7日

问题:如果我感到消极的感情,比如憎恨,我怎么才能去想《光辉之书》为我们带来的改正?
答案:祈祷是心所感到的那一切。如果现在在我心中充满憎恨, 那么这就是我的祈祷——“我想处理好我与我憎恨的人的关系”。
想要正确地使用《光辉之书》中具有的力量,在共同的/团队中阅读之时,我们首先需要准备心——以心去想创造者所想的那一切。
其实,创造者回复每个祈祷——我们心中的愿望。于是我们的世界如此糟糕!但另一方面,是这样说的,它只是回复那个经过“眼泪之门”的祈祷 。那么难道它对任何愿望,甚至对小孩子的稍纵即逝的奇想和一个恶棍的阴谋都会回复?
是这样——那些显露与创造者的关系系统的卡巴拉学家这样说。看好对象的小偷、准备杀人的强盗都渴求成功,他们的祈祷也被接受。毕竟这里谈的是Acilut世界的Malhut的愿望。而在之下具有的所有一切,包括我们世界,都属于它。
那么我们为什么说,愿望可以上到Malhut那儿,也可以不上?主要是,我们的愿望被分为两个种类:
一、一些愿望的方向与创造者意志是一致的。那时它们与更高的愿望团结并如同来自上面的丰富被感知到。
二、另一些愿望不符合创造者的意志。它们像好的愿望那样,从上面也受到某种反应,但我们感知它们如消极的愿望,如消极的反应。它改正人,让人经过很长的而又艰难的痛苦的道路,不让人走短而简单的道路——当人和创造者的愿望相符合。
于是,我们宁愿为了正确的祈祷而准备自己——并怀着这请求接触到《光辉之书》。毕竟人不能没有愿望地去上课。无论怎样,他渴求某物,而如果他的愿望提前准备好,具有正确地方向,那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他就会进步得又快而又容易。
此外,要牢记,我们处于团队中,借助它我们能够让我们的祈祷变得更强烈。这样一来,如果人的想法没有指向目标,他开始反对团队,并更深地感受到似乎消极的来自上面的反应。
这样一来,我们全部的工作是对课程、对《光辉之书》和其他卡巴拉书籍的阅读做出准备。我们上课时,已经很难改变任何什么。毕竟人的心已经指向特定的愿望。
于是,我怀着什么想法入睡,我早上怎么对课程做出准备。这几分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也不要忘记生理上的准备,以便身体不欲睡。
Rabash在《Dargot Sulam》的第36篇文章中写道:
“据说:只听取一个祈祷。为什么是一个“祈祷”?难道创造者不听所有祈祷?问题是,我们只要提升一个祈祷——让Schina从尘土中复活。”
请求Schina从尘土中复活指的是渴求显露创造者、发现我内部里的给予和对亲近人爱的品质,以便与创造者相同。如果我们把所有努力针对一个方向,那么就相当于我们在敲一些一定会被打开的门。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