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给予的游戏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我不清楚,Galgalta ve Einaim (GE)的 kelim怎么能发生分裂?这毕竟是给予的愿望,而对给予没有限制吧?
答案:给予的愿望/容器/kelim不存在!容器只能接受。创造者创造了享乐的愿望。创造物只有从光那儿获得了爱某人的品质后才能给予。那时它能够感到被爱的人的愿望,并通过自己和自己的屏幕来由光充满,那是因为与他的愿望连接上了,似乎这愿望是他自己的。于是有了这样的说法:“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容器只有一个方向——它只能接受,什么都不能给予,这毕竟是创造物。
于是Galgalta ve Einaim的kelim也是享乐的愿望。它们失去屏幕(给予的意图),为自己受到光并发生分裂。
只有愿望和光——没别的!享乐的愿望是全部的创造物的物质。如果它之上具有反自私的屏幕,即从光那里受到的品质,它保留在给予中直到光像磁铁吸引一块铁那样。一旦光消失了,这愿望突然间变成接受的,因为它的本质是这样。没办法。
为每一个人也能安排如此的条件,以让他放弃文明的、有文化的外表并回到“原始的状态”。一切都取决于改正!改正消失了,只留下没有被覆盖的自私的愿望。有改正,我们 “看样子”是给予的愿望。
所以说,Galgalta ve Einaim是跟AHAP一样接受的kelim。只不过是微小的、更亮的、不那么粗暴,于是可以对它们进行这种改正,并且它们看起来似乎是“给予的”。但一旦光和屏幕消失,它们立刻就变成接受的——就像其他容器那样。
只不过它们更容易被改正,但它们仍然需要改正。创造物仅仅具有享乐的愿望。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什么是爱和给予
关于爱情
关系、爱、给予

暂无评论

“有味道”的人

人类、社会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去想创造者能够改变”是偶像崇拜。有句话这么说:“我没有改变我的想象AVAYA”。创造者创造了不变的规律系统,“最高之光处于绝对的安静中”。愿望也已经这样被创造,只有光能发展它——并在把自己与光相比时更好地感到/发现自己。
光影响到愿望,进入他内部并通过其所有层面:0-1-2-3-4。当它达到第四个阶段(bhina dalet)——立刻就在我们内部出现自由选择。但它——仅仅在改变我们的态度这方面。但通过改变态度,我们改变我们的感受。


如果你想理解它,并变得与它相同,那就开始感到善。在《对〈十个Sfirot的教育〉的前言》中Baal Sulam写道,我们全部的问题在于我们不理解最高的统治。
我们站在自然/创造者面前,我们能向谁说出不满?在我们以前的历史中我们根据0-1-2-3阶段发展了,就像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和动物那样,它们都被逼在痛苦迫使下或者在满足的吸引力中发展。
但当我们达到了第四个阶段,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过程并从它那儿认识到所有执行者的动作。也就是,我们要认识到它的工作,理解它所做的,并把自己转变为给予者——就像它那样。那时“根据它的行为我们会认识到它”。而通过认识它,我们开始为它辩解,变得像它一样,也就是提升到它的阶段上。
而这都需要借助意图。这不仅是简单的态度,借助它我们开始认识到创造者,在自己内部里以正确的形式开始感到它的动作。当我上到自己利己主义之上,我作出限制、获得屏幕和反映的光,并变得与光相同!也就是我开始理解真正的它对我的态度。
在披在我之上的光中我感到“味道”(taamim)——创造者对我的态度:它想要我怎样,它怎样对待我。我认识到根源,来自它是我发生的所有事件,并且我贴上它。我开始怀着它的愿望而不是我自己的愿望去生活。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让心敲创造者的门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感到消极的感情,比如憎恨,我怎么才能去想《光辉之书》为我们带来的改正?
答案:祈祷是心所感到的那一切。如果现在在我心中充满憎恨, 那么这就是我的祈祷——“我想处理好我与我憎恨的人的关系”。
想要正确地使用《光辉之书》中具有的力量,在共同的/团队中阅读之时,我们首先需要准备心——以心去想创造者所想的那一切。
其实,创造者回复每个祈祷——我们心中的愿望。于是我们的世界如此糟糕!但另一方面,是这样说的,它只是回复那个经过“眼泪之门”的祈祷 。那么难道它对任何愿望,甚至对小孩子的稍纵即逝的奇想和一个恶棍的阴谋都会回复?
是这样——那些显露与创造者的关系系统的卡巴拉学家这样说。看好对象的小偷、准备杀人的强盗都渴求成功,他们的祈祷也被接受。毕竟这里谈的是Acilut世界的Malhut的愿望。而在之下具有的所有一切,包括我们世界,都属于它。
那么我们为什么说,愿望可以上到Malhut那儿,也可以不上?主要是,我们的愿望被分为两个种类:
一、一些愿望的方向与创造者意志是一致的。那时它们与更高的愿望团结并如同来自上面的丰富被感知到。
二、另一些愿望不符合创造者的意志。它们像好的愿望那样,从上面也受到某种反应,但我们感知它们如消极的愿望,如消极的反应。它改正人,让人经过很长的而又艰难的痛苦的道路,不让人走短而简单的道路——当人和创造者的愿望相符合。
于是,我们宁愿为了正确的祈祷而准备自己——并怀着这请求接触到《光辉之书》。毕竟人不能没有愿望地去上课。无论怎样,他渴求某物,而如果他的愿望提前准备好,具有正确地方向,那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他就会进步得又快而又容易。
此外,要牢记,我们处于团队中,借助它我们能够让我们的祈祷变得更强烈。这样一来,如果人的想法没有指向目标,他开始反对团队,并更深地感受到似乎消极的来自上面的反应。
这样一来,我们全部的工作是对课程、对《光辉之书》和其他卡巴拉书籍的阅读做出准备。我们上课时,已经很难改变任何什么。毕竟人的心已经指向特定的愿望。
于是,我怀着什么想法入睡,我早上怎么对课程做出准备。这几分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也不要忘记生理上的准备,以便身体不欲睡。
Rabash在《Dargot Sulam》的第36篇文章中写道:
“据说:只听取一个祈祷。为什么是一个“祈祷”?难道创造者不听所有祈祷?问题是,我们只要提升一个祈祷——让Schina从尘土中复活。”
请求Schina从尘土中复活指的是渴求显露创造者、发现我内部里的给予和对亲近人爱的品质,以便与创造者相同。如果我们把所有努力针对一个方向,那么就相当于我们在敲一些一定会被打开的门。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我的贡献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上课时,我能给团队什么?
答案:自己的参与、尽量强大的对目标的追求。这就是相互担保的力量,借助它我们让团队变得强烈。尤其在课上,这时我们能团结并吸取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