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地方

问题:如果在上课时,人感到愤怒和对朋友们的憎恨,他怎么才能建立追求团结的意图?
答案:首先,在这里要看到自己本身。而之后要想象正确的图像:我们与创造者分别处于相反的极点中,而在中间具有团队。
我对团队形成我的态度,直到在团队里面看到创造者。毕竟在这里是我发现它的,这里是发现精神世界的地方。
一方面,为了与朋友们团结,我能够批评团队:我们一起付出的努力不够。而另一面,我怎样才能确定,我没有开始吹毛求疵并在朋友们身上“灌入”利己主义?
我根据反映能看到这些——他们在我眼中让目标变得多么崇高。那时,怀着目标的重要性,我寻找团队,以便在那里、在我们之间发现环绕之光(or makif),是它让我们回到根源。
借助这光的动作,我发生变化并又联系上朋友们,以在他们之间发现创造者。
就这样结束最初的我进行分析的段期。随后,新的reshimo被唤醒,并开始一个新的“线圈”。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