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叫喊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提升MAN指的是什么?
答案:MAN是关于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的请求。这请求会出现,当人感到他无助之时,似乎出现在沙漠中。他赤裸着,一无所有,他自身无力,甚至他人也不能帮助他。他理解,他甚至没有最小的达到给予和爱的机会。
他认为,他是干枯的,“狮子”环绕着他——“吃”着他的愿望。他的生命处在危险中,而他不能从这个状态走到给予。
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唯独没有对亲近人和创造者的爱和给予。无论他的利己主义有多少安慰,如果在所有这些“恩泽”之上没有给予和爱的品质,人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
在这个沙漠中、在利己主义的沙漠中,他的精神的渴求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去叫喊,而这叫喊会让他达到目标。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接近老师并跟着他走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你在上课之前给我们的意图,过了一分钟就消失了,我该怎么办?
答案:没办法,我们要一直去更新意图!我指出方向,而你应该一直都保持着它,这就意味着你跟着我走。就为了这一点你来上课!而不是借助头脑理解文字。全部的工作不是在利益之中,而是在保留意图的努力中。
你自己要保持方向并跟着我走。我不能每一分钟都提醒你,这就会意味着我强迫地拉你的手。
在纸上为自己写下来,而随后试图一直都处于这个思想中。你听到了文字的多少内容,都没关系,主要是要与意图工作。意图正是“神奇的力量(sgula)”,它为你显露《光辉之书》所谈到的。而如果意图获得了需要的力量,你甚至能以不熟悉的语言理解《光辉之书》:发现它,并生活于更高的世界中,你将会获得新的感官并自己进入里面。
而这不是某种头脑的猜测——在你内部里必须诞生某种新的感受。因此,需要你自己的努力,努力应该指向这一点,而且要等待过来的光并为你实现这动作!
我不能为你做这个!我只能帮助你并提醒你,没别的了。于是,在“对《光辉之书》结束的文章”中,以及在其他地方写道,需要紧跟老师 。所谈的就是这一点。
因此,要一直都保持我在课上开始建立的方向,并发展它——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的工作。
每天上课的三个小时你要保留一个意图,但要一步一步地对它进行解释,一天比一天地为它变得更加敏锐。要这样去做,以至在意图没有消失的前提下,变得更加清楚、更短和简洁——更加清楚!
写下来,我告诉你每次都会让你回到正确方向的暗示。如果你迷路了,问自己:“我会怎样?!”
这就是,如果你为这而感到疼,就不需要任何其他。

来自2010年11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更多关于老师的短文

暂无评论

别人看不到的革命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我怎样才能看到我正在接近给予?
答案:这是来自内部的。我们分不出光的影响。总体来讲,我们不清楚所发生的事件内在的理由,并根据结果来判断我们的生命。我们目睹着电器或者通过电击能够发现电的表现。光也是这样,留在“镜头那边”为我们展示其工作的结果。
我看的不是光,而是其动作。我们都是创造者的行为。那根据什么能决定自己内部里的变化?标准是我以不同的方式开始思考,对自己和世界怀着新的态度。我在内部里发生变化,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变化不是在自私的品质中,而是在新的额外的愿望中。在看人外形的时候,看不出他在改变。
于是卡巴拉被称为隐藏的科学:一方面,它显露秘密,另一面,周围的人无法看到我内部的转型。他们几乎没有能感知这一切的品质。

来自2010年11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科学精神

问题:物质的现实通过有名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公式E = mc2被描述,这公式连接重量和速度。在精神世界是否具有同样的公式——能够连接给予和接受的愿望?
答案: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对于精神现实而言使用爱因斯坦的公式,毕竟后者谈论我们的物质世界,有局限性,谈到怎样才能从物质和其所有表现:重量、速度和能力,尽量多地受到。任何共识都有限制,而精神领域不受任何限制。
在精神世界中我们达到最高的限额,它由这种公式来描述:“它和它的名字——统一”。也就是我们把全部的享乐的愿望与全部的光之力量、所有改正相连接,并达到如此的融合以至于一切都团结为一。结果——无止境。
在精神领域中这是最大的实现。那么如果物质的相对论公式指出时间、移动、空间、力量、重量和速度的限制,那么在精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这些边境!这是因为你与更高的力量、创造者相连接,并变成像它那样地无止境和没有任何限制!
在精神领域什么公式都不存在,毕竟任何公式要对比两方面的条件,衡量它们怎样才能“一个借助另一个” 地保持平衡。毕竟能量不能高于重量与速度平方的乘积。
在精神世界不是这样!由于相反的对象相互补充,我们达到无止境。似乎我们在使用世界系统中的所有力量的积分——从零到无止境……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