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许多未知的生命

人类、社会卡巴拉生命之意义

生活在我们世界上的人,不知道下一秒他会遇到什么。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体验昨天所经过的,目前的愿望和思想来自哪里,人感到他被某种无法预测的力量所控制着,对于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而言,他似乎是被刮起在空气中。在寻找关于世界系统解释的过程中,人试图找到某种支持——借助逻辑推理和假设。
随着利己主义的滋长,我们提出越来越多的关于我们生命的问题……以及死亡之后会发生什么。借助技术的发展,在反对自然之时,我们获得的力量越多,自然对我们的行为就越不利,它迫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是谁在控制着我们,以及我们的生命意义是什么等这些答案。最终,我们感到,我们似乎处在虚无的空间中。
生活于洞穴之中和跟随猛犸象的人认为他们知道关于人生的一切。他们感受和理解的世界比我们都好。就拿我们来说,我们对任何存在的理论都不满,我们需要正确的答案,毕竟甚至是日常生活我们都不能正确地整理。我们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太多了,我们怎么都处理不了所有这些疑问。
就像在数学中那样:想要搞清楚一个未知数,需要做一个方程。为了发现两个未知数,需要两个方程。而我们的未知太多了,而能够组成公式的数据和事实却特别少。
以前的哲学和宗教范围里的解释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我们不能依赖它们,我们要求事实和证据,也就是,我们想要达到。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没有任何自由意志,那么就会建立完全不同的社会,安排不同的其中的关系系统、不同的惩罚和正义体系。换句话说,卡巴拉建议解决的问题可不是理论上的,而相反是特别实际的:我们要搞清楚,在我们生活中,我们在哪里可以施加影响并去实现这机会。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信仰和知识

宗教、信仰精神精神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中,信仰是把假定的现象看作是事实,而在卡巴拉科学中,与这个世界不同,信仰是创造者的感受。信仰是Bina、给予的品质,通过获得它,我们发现共同的、充满世界的力量。那时我们感受到这种力量,与它保持联系,认知它。而这就是知识。
那么为什么要说高于知识的信仰呢?处在自私的本质中,我具有某种知识和想法。如果要上到精神的阶段之上,我需要外在的能够改变我的力量,也就是这力量会把我带到不同的感知层面上,在利己主义之上——到给予的品质中。这种感知被称为信仰、Bina的力量。而我们的物质的知识是“为了自己”,在接受的品质中,在Malhut中。
倘若我获得了给予、信仰、Hasadim之光,那么继续由Hohma之光、知识充满自己。获得了知识之后,我处于下一个状态中——在Malhut中。我又要上到更高的阶段上。怎么上?借助信仰、Bina的力量、Hasadim之光、给予!
有了Hasadim之光我又开始被Hohma之光充满,那时我又有了知识。
就这样我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进步。正好每次借助这杠杆我把自己提升得越来越高。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课程

信仰和达到


暂无评论

与自己玩的游戏

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卡巴拉科学为我们揭示怎样去改变自己,随后我的世界将会变为另一个更高的世界,在这里开始发生所有变化。
卡巴拉告诉我,我站在光对面,但感觉不到它,我在自己面前,就像在X光片上, 在其之上看我品质的图像。换句话说,如果我看人、全世界、行星,这都是我在光面前的品质。
我怎样才能开始进行一些我内部里的变化?我想我肯定知道,这个图像真的是我内在世界的结果,并且不是巧合的,所以去开始这场游戏:我在某个方面改变自己,环绕我世界的图像也发生变化,再一次改变自己,周围的世界也随着改变。其实,这是一场很有趣的游戏!
在《创造者的隐蔽与显露》这片文章中Baal Sulam写道,具有特定的对现实感知的人首先认为,一些人成功,一些人不幸福,而另一些不健康。但他改变了自己之后,他对同样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那些以前傻乎乎的突然间变成聪明的,穷的变成富有的,而成功的突然间会失去一切。
为了改变自己的品质并管理现实,在我们目前的现实中我们具有老师、书籍和团队。通过使用他们显露光/创造者、给予和爱的品质,我吸取在我之外存在的光。这光影响到我的愿望,改变它直到它相同于它本身/创造者。
这样一来,假如我想要改变任何什么,我仅仅需要改变我本身。

来自2010年11月23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