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世界的花环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谈到线和圈, 但我缺乏某种额外的形式。似乎应该要有某种锥体, 而不仅是这两者。
答案:就像除了创造者和创造物质外没有其他的,就这样除了圈和线没有别的。三角形、方形、六角形(两个三角形的——上面与下面的——结合)、对角线这都是人为的、暂时在改正过程中存在的形式。在自然中仅仅存在线和圈,后者在无止境世界变为一个整体。在意图只为了给予的地方,线变得与圈等同。
圆形的无止境世界的光以圈的形式延伸,经过线的阶段后变成圆形,然后又会经过线的阶段,之后再次变成圆形等。
所有圈通过线相连接,而线穿插在圆圈中。这样的“花环”特别多!Atik、Arich Anpin、Ishsut具有许多这种奇迹的系统,有时候空间就是被这样描绘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由这种机构组成,而且任何部分都是用圈和线创造的。这是因为每一个阶段的GAR (gimel rishonot,三个上面的sfirot )都由圈组成,而ZAT(七个下面的 sfirot)仅仅包含了线,于是在每一个parcuf中,在其各个部分中具有圈,也具有线。也就是说,通过圈你有与无止境世界的关系,而通过线你有与线的关系,这样,你就包含了这两种形式。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圈和线——相互担保及其实现
感情的几何
我们是团结为圈的无止境
内部里的墙

暂无评论

提升了——一切就为了更好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创造者向我隐藏,而我们由团队代替它。怎样才能在团队中只看到给予?
答案:在团队里总会有障碍,但正是借助它们我们有了特殊的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的练习的机会。
任何消极的东西想要变为积极的东西都要根据目的去正确地使用。
一切为了更好——只要正确地行动,不放弃所发生的,并对事件建立正确的态度。
一切为了更好——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提前接受不可避免的事情要发生这一事实——就像人们习惯了那样。没有,在障碍之上,在受到的榜样之上我首先要看到目的地、改正的状态。
那时我就会清楚消极的怎么变为积极的:团结现在的我和障碍,后者与朋友们、创造者或者是与个人的状况、创造的目标相连接的。
我将会发现怎样才能改正各个方面:愿望、意图、思想、事件,而且不仅会为这一切辩解,意识到这来自创造者,也会看作这一切属于我与创造者的关系。
我将会理解,我要对我的愿望、对近况的思考方式和对近况的感知做出多么大的改变,以便最终看到,创造者为我带来的良好的事情。
快乐将会证明我进行了辩解:我开心,因为创造者又给我安排了稍微接近它的机会。就这样,逐渐地,我们努力积累,并最终变成一个巨大的成就。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修改我的灵魂!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为了让最高之光提升我们到第一个精神的阶段,我们还能做什么?
答案:继续尝试!没有别的答案。只要尝试着去检查:你是否真的在找最高之光或其根源——创造者?你是否把所有元素都连接在一起?如果不是,那么你就偏离了路径,指向不正确的地方,没有把你灵魂分裂的Kli/容器拿过去并说:“请在这里为我把它改正!”
假如,你拿着一个漏桶,去锻工那儿说:“你看,里面有洞。我想让你修补它。”那时,根据你的请求他会检查破洞并修补它。
这里也是这样。你要把自己的Kli/容器/愿望和分裂之地带来并说出应该做什么,而且对你来说什么意味着改正。那时,毫无疑问地光将会实现这一点。
光要完成的是动作本身!而做出动作的意图和准备——由你来完成。光会立刻用胶粘起来,把漏洞焊接起来或打上补丁——就这么多。 这是它所做的。其余的是你去做。
在更高的阶段上你必须为它提供Kli,并同时清楚地知道,Kli分裂的程度有多大,应该进行怎样的改正。毕竟你已经从更高的阶段拿来了改正的榜样,完全或部分地对它表示同意。在那里你研究的已经不仅是意图,也是改正的种类。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