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灵魂在走向Bina的途中

问题:尽管您在如此细致地一直努力地为我们解释 《Talmud Eser Sfirot》(《十个Sfirot的教育》)中描写的精神世界的机制,但我仍然什么都不理解……
回答:我无法面面俱到地讲解,因为里面的细节实在太多,你是不可能记住它们的。一个人只能记得他感受到的内容而不是一些机械的数据。甚至他随后必须将那些数据解读为印象,只有那样他才可以想起它们。即使记忆看上去是思维的一部分,它不过是在记忆细胞中保存的感官体验。
假定我现在是在向计算机输入一些信息;这些数据是我的感官体验的结果,因为我的实质建立在我的感觉基础上。物质以多种形式感知到好和坏。当我向记忆输入这些信息,我为我的印象下了一个定义;否则的话,它就不会被记录。
我在记忆中为此分配了一个特定的位置,赋予它一个名称和定义,这跟我们在表示一个互联网的网页链接时如何通过带有很多“斜杠”的名称来指定完整的路径是类似的。类似地,我们在记忆中形成“地址”。而即便这个记忆是“机械的”,它仍然记录了印象。如果我开始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我突然体验到我忘却的感觉并回想起一种味道、一种声音等。
因此,如果我们从来没有感觉到精神世界,我们无法记得任何有关它的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在遇到那些正在对卡巴拉理论进行机械式记忆而且以为这样做就足够的“耶路撒冷的卡巴拉学家”时,他是那样地气愤。
那不是我们学习的方式。我们在努力学习《十个Sfirot的教育》),但我们并不是通过所获得的知识来衡量我们的精神进展的。我们是通过自己对它有多少感觉来衡量的!
如果你们没有感觉到文字,你们怎么能知道,就像所写的那样:“品尝创造者是多么地美妙”?一个人是否知道这些话有什么含义?他曾经感受到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如果没有,那么他的知识是无用的。
我们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到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我们的愿望,正如《光辉之书》和《十个Sfirot的教育》中描写的那样,给予我们和文字资料相连接的机会。
但我们不明白文字中讲述的“Zeir Anpin正在沉睡”或者“将MAN上升到Bina”是什么意思;对于我们来说,这暂时只不过是文字。
因为,迄今而言,整个卡巴拉是一门空的科学,但它给予我们愿望的基础、准备以及显露的原因。我想要知道文字在讲述什么,毕竟其中包含的所有内容都是在谈论我以及在我的灵魂中所发生的!
是谁从Malhut上升到Zeir Anpin,并上升到Bina?是我的灵魂上升,在那里获得满足,并返回到我这里!
所有这些行为甚至在此刻都发生在我的内部,然而我感觉不到它们。而我希望最终能感觉到它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为什么突然拥有这样的渴求?这是因为你的精神基因、你的Reshimo,已经被唤醒了……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最唯物主义的态度

《光辉之书》并没有谈论生理的死亡,它谈的是享乐的愿望,这愿望发生改正并获得与创造者的相同。普通的人还没有达到这种阶段。
如果人在精神世界里工作,那么他就有左线和右线(两个“天使”),在它们之间人来建立中线。如果我能够把这个愿望推到中线并为它从右线那儿吸取光、意图,那么我就能创造怀着屏幕的我的精神的容器(kli)。


屏幕是给予的意图,而容器是它内部里的容器/愿望。我就这样用这两条线来建立自己,但我是——第三者。那时我开始感到精神的现实。如果我建立了这个“第三者”,怀着屏幕的愿望,那我就有灵魂了!
而如果我没有用这两个力量建立自己,那么我除了那唯一的点之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这仅仅是微小的愿望,而且它根本就不依赖于我——这是“空无中的愿望”(mi ain)。
《光辉之书》写道,你要让你的自私的愿望死:你为它吸取光,杀死它并让获得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是你,活着的你。借助正确的环境能够做出这一切。这环境被称为“神圣的团队”(hevra kadisha),毕竟它帮助你埋葬你的利己主义。就这样你获得永恒的灵魂——与创造者类似的部分。你本身来创造它。
不然的话,你就没有灵魂,你处在生命线之下,在这个世界,在这里你仅仅有动物性的身体、物质(希伯来语的物质——homer,与驴——hamor相似)。这是最“唯物主义”的态度。

来自2010年11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