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和达到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信仰什么时候变得可以达到?
答案:如果这是高于知识的信仰,那么它就会变为达到的容器/Kli。毕竟信仰是Hasadim之光。高于知识的信仰是给予的品质,它在享乐愿望之上统治着。
怀着给予意图的愿望,变为Hohma之光的容器/Kli。那时“穿上”Hasadim之光的Hohma之光开始在享乐愿望中进行统治——这就是达到。由Hohma之光充满Hasadim之光是完全的或完整的信仰(emuna shlema)。

来自2010年11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闹钟何时响?

卡巴拉灵魂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卡巴拉学家在自己的书籍中仅仅谈论灵魂——他们没有涉及我们的低于生命之下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一种暂时为我们安排的幻像,以让我们开始在这场梦中醒悟并建立真正的生命。
现在想一下,你要多么重视朋友们,毕竟他们能够让你为这新生命而醒来!你要理解,你们一起处于某场梦中,而唯一能帮助你们离开这梦的是这微小的火花。就像有时候你在睡觉,但你意识到,如果努力了,那就可以醒来。这个为我们提供的“小钩子”就是所谓的“心里之点”。
如果你把所有想要唤醒的点连接起来,并要求“闹钟响起来”,最高的力量就会叫醒你们,那么这力量就会把你们从这场梦中拉出来。否则我们将继续作为梦中人。
只有从这场梦中才能够发现精神世界。没有任何什么更低于这个幻想的世界和这个动物性的存在。身体死亡之后,你在生活中仅仅可以保留所达到的精神的成就!怎么还会有其他的?为什么现在没有它?你的动物性的身体有什么障碍,为什么现在要吃苦?随后就是享受吗?
我们仅仅具有在享乐的愿望中所感受的那一切。如果我不仅可以感受物质的生命,也能加上额外的 精神的感受,那这就意味着我会拥有它。而它根本就不取决于物质的感受,这是两种愿望:一个是“为了自己”,另一个是“为了给予”。这样一来,我会暂时生活在两种世界中,而身体死了之后,只能在精神世界。动物性的身体死了并不再通过五官感知这个现实,比如说,就像现在我失去了听觉。就这样消失物质的感受。
自私的愿望无法永恒存在,它有现实。但如果你获得了给予的愿望,它就是不朽的。

来自2010年11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精神的超人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感到自己一天比一天虚弱,而并没有获得超能力。怎样才能变成精神上的“高于自己的利己主义”的“超人”?
答案:首先,要依赖于事实。而对事实不要感到害怕,那是因为这一切都是由创造者为我们安排的——如同过程,借助它我们要学会某些事情。
最高之光通过影响到我们的内在reshimot来在它们之中创造在我们面前出现的图像。它是用信息数据(reshimot)把它们投射在我们的内在的屏幕上,而我们感到我们处于特定的状态中。
在道路上我们要体验所有这些状态。那么问题在哪里?那是因为我感到自己一会糟糕、一会良好,而且一点都不能控制自己吗?首先,是光在影响着我。现在我得到解释,光是怎么影响到我的。那么我是谁?我仅仅目睹这工作。于是这被称为创造者的工作。而我们从外部来目睹它。通过它研究所发生的。
是因为它与我工作着,所以这么不愉快吗?如果我在看我的朋友:他一会哭,一会开心,一会睡觉,一会跑,那么这看起来都很正常,毕竟我在目睹光对某种人所施加的影响。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在自己身上目睹这一切并不那么开心。
一方面,这没错。另一面,如果你开始与动作、与创造者认同自己,如果你渴求为它辩解,那么你就不担心你要经过的是什么。你把自己与忙于你的那个对象认同,把自己当作它工作的物质。
你能不能远离这个物质?“这根本就不是我。如果我行动,做这个或那个,思考和渴求——这根本就不是我。我把自己与创造者来认同,它想要这物质怎样,物质就怎样”。那时我就能从上面来目睹自己。
现在出现了问题:我是否能请求创造者,它能实现其他指向目标的动作吗?也许这会成功,让我们试试看。
什么动作?为了什么?它会听到什么?它会想实现什么?毕竟我不想随便请求。如果我已经达到了这种状态:当我与它一起反对着我的“身体”的行动,就像摩西与创造者反对法老那样——那么就让我来请求某种值得的东西吧。
那时人已经开始了这全部的过程。

来自2010年11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