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什么杯子去“捞”光?

问题:上课时,怎样才能一直都保留在正确的意图中,更多地去想相互担保,而不去搞清楚正在阅读的文字的内容?
答案:想象一下,你在开车:你首先去考虑什么——怎么开始加速和怎么控制方向?如果你正在考虑怎么回答,这已经很可怕了,我不会坐你的车。
当然,最重要的是控制方向盘,这就是“意图”的意义。意图是我移动的方向。如果它是正确的,那么就可以加速或减速,在移动的过程中去做。换句话说,我尽量加速,但只能在获得正确的方向之后。否则,可能走都不用走,不如站着不动,或者之后又返回?
就这样,我们也要注意正确的方向。而且要根据我们肯定它是正确的程度,按照气体和加速。
人一直都在寻求私利,他就是这样被组织的,所以上课时可以有三个方法:1.理解更多;2.感受更多;3.达到更多。这三者之间相互是不连接的,那是因为我在物质的愿望中去感受,在物质的理智中去理解,而在精神的容器中——达到。也就是,感受和理解通过我自己的愿望来实现,而达到只有根据品质相同(“为了给予”的意图)才能实现。我首先要去担心这些意图。
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会理解和感到什么——主要是受到给予的Kli(愿望、意图——某种精神的、“为了给予”)!首先我担心我在哪里能够发现精神领域。
我被告知,光总是存在的,想拿多少就拿多少!那么拿着什么容器我们会接近这光之海,并去“打捞”?我们需要某种给予的容器——某种容量,起码是一个小杯……我们所要关心的就是能收集到光的地方。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留下评论